全民中文网
全民中文网欢迎您!这是老百姓心中的文学舞台,实现全民阅读、全民写作的梦想!!
全民中文网 > 长篇小说 > 爱河绝唱

虞美人  枕上 文 / 爱河绝唱

    虞美人

    枕上

    堆来枕上愁何状,江海翻波浪。夜长天色总难明,寂寞披衣起坐数寒星。

    晓来百念都灰尽,剩有离人影。一钩残月向西流,对此不抛眼泪也无由。

    1922年初,杨开慧入党。 以党龄而论,杨开慧在女性中仅次于北大的缪伯英(何孟雄之妻),是第二个女党员的身份。

    1922年,毛泽东创办了湖南青年图书馆,杨开慧主持图书馆的一切事务。

    风里来,雨里去。1922年,毛泽东在长沙、衡阳、安源多次组织工人示威罢工、请愿游行,积极开展革命活动。杨开慧无怨无悔地跟随毛泽东,夫唱妇随,举案齐眉。10月24日,毛泽东率领任树德等泥木工代表同湖南省政务厅长吴景鸿进行说理斗争,谈判长达3个小时,要求增加工资、营业自由。毛泽东当场将谈判记录下来,并整理成文呈送省长赵恒惕。就在这一天,毛泽东当上了爸爸,他的长子毛岸英在清水塘出生。

    杨开慧一边带孩子,一边协助毛泽东工作。

    沉浸在弄璋之喜中的毛泽东,并没有停止革命工作。第二天,他继续带领工人代表到政务厅催批呈文,并将《呈省长文》在长沙《大公报》发表。

    从此以后,一门心思干革命的毛泽东常年奔波在外,很少顾及家庭,因此和杨开慧的情感生活上出现了不和谐的因素,开始出现误解、分歧和矛盾。做了母亲的年轻妻子对丈夫在外面的工作和言行,渐渐地有了一种难言的牵挂和依恋,表现出了女性特有的细腻、敏感,甚至猜忌和疑虑。站在事业与家庭这个十字路口上的毛泽东,对妻子的依恋和对事业的追求同样矛盾重重,忧愁苦闷。为了劝说妻子,毛泽东抄录了唐朝诗人元稹(779—831)的诗歌《菟丝》,赠给妻子:

    人生莫依倚,依倚事不成。君看菟丝蔓,依倚榛与荆。

    下有狐兔穴,奔走亦纵横。樵童砍将击,柔蔓与之并。

    个性自由的杨开慧看了这首诗歌之后,更增添了误解,自尊心受到严重伤害,觉得毛泽东把她比作“菟丝”,是轻视她,瞧不起她了。尽管毛泽东多次去信解释,也难以消除这次误会,杨开慧耿耿于心,久久不与他和解。

    1923年4月,毛泽东安排好湘区的工作,离开清水塘,离开了妻子和仅半岁的儿子,秘密前往上海,到党中央工作,任中央组织部长。这时,长沙街头已经贴出了赵恒惕悬赏缉拿“过激派”毛泽东的布告。

    没有了男人的家,如同天空没有了太阳。丈夫又要离家远行,怀抱幼子、身怀六甲与老母亲一起生活的杨开慧自然有些不愿意和舍不得。尽管自己与丈夫还有一些鸡毛蒜皮般的误会,但无奈因为被通缉,她不得不同意丈夫远走他乡。杨开慧为了能和丈夫在一起,就提出与毛泽东一起走,但毛泽东没有同意。于是,夫妻间发生了争吵。毛泽东毅然决然地告别娇妻幼子,踏上了更艰难也更远大的革命征途。

    临行前,个性倔犟的杨开慧没有来送行。古人云:三十而立。在这个春寒料峭的4月,毛泽东独自一人品尝着孤独、凄凉,心中的忧伤像初春池塘上缥缥缈缈的雾气,月也朦胧,鸟也朦胧。

    半年后的9月10日,毛泽东回到长沙。这半年,毛泽东从上海到广州,再从广州到上海,参加了在广州东山恤孤院后街31号召开的党的三大,当选为中央执行委员,任中央局秘书,协助中央局委员长陈独秀工作。回到长沙,毛泽东遵照中央决定,在湖南工作。

    1923年11月13日,次子毛岸青在板仓家中出生。

    毛泽东在家小住了3个月,又奉命前往上海,准备去广州工作。临行前,他作词《贺新郎•别友》送妻子:

    贺新郎

    别友

    挥手从兹去。更那堪凄然相向,苦情重诉。眼角眉梢都似恨,热泪欲零还住。知误会前番书语。过眼滔滔云共雾,算人间知己吾和汝。人有病,天知否?

    今朝霜重东门路,照横塘半天残月,凄清如许。汽笛一声肠已断,从此天涯孤旅。凭割断愁丝恨缕。要似昆仑崩绝壁,又恰像台风扫寰宇。重比翼,和云翥。

    风雨兼程。为了革命,杨开慧带着母亲和3个儿子随毛泽东辗转广州、武汉、长沙

    1924年6月初,杨开慧同母亲携儿子岸英、岸青来到上海。毛泽东到码头等候迎接,结束了魂牵梦绕的夫妻两地分居的生活,得以“重比翼,和云翥”。他们住在“党中央宿舍”——英租界慕尔鸣路甲秀里(今威海路583弄)一幢两层石库门的老房子里,与蔡和森、向警予夫妇住在一起,对外称是一家人。杨开慧除担负家务之外,还帮助毛泽东整理材料、誊写文稿等,并经常同向警予一起到小沙渡路工人夜校去讲课,为此还专门学习用上海话讲课。

    在上海,毛泽东难得和妻儿团聚了半年。因积劳成疾,患病在身,毛泽东不得不请假回湘疗养。12月,他们一家回到长沙。

    1925年1月在岳母家过了春节之后,2月6日,毛泽东、杨开慧夫妇携两个儿子回到韶山。杨开慧协助毛泽东创办农民夜校,在农民夜校担任教员。她不仅一直照顾丈夫生活并带孩子,也帮助联络同志,还帮毛泽东找资料、抄写文章。毛泽东一边养病一边做社会调查。6月中旬,韶山支部在毛泽东家中成立。

    8月,毛泽东组织农民开展“平粜阻禁”谷米斗争。28日,湖南省长赵恒惕接到土豪成胥生的密报,立即电令湘潭团防局派人逮捕毛泽东。毛泽东在湘潭、韶山党组织和群众的帮助下,离开韶山,去长沙。

    9月上旬,毛泽东动身经衡阳、资兴、耒阳、郴州、宜章、韶关,于中旬到达广州。因身体虚弱,住东山医院疗养。12月5日,他主编的《政治周报》创刊。是年底,杨开慧同母亲携岸英、岸青由湖南到广州,住在东山庙前西街38号。杨开慧协助毛泽东从事革命活动和编辑《政治周报》,并担任联络工作,与周恩来、邓中夏、恽代英、林伯渠、李富春等人有过密切交往。

    1926年3月19日,毛泽东任第六届农运动动讲习所所长。3月20日,蒋介石制造了“中山舰事件”。毛泽东直到11月上旬才离开广州去上海。此间,毛泽东多次在农讲所、黄埔军校等地方讲课。

    北伐战争开始后,杨开慧于1926年10月回到长沙,毛泽东也由广州前往上海,之后再到武汉。12月17日,毛泽东回到长沙,与杨开慧住在望麓园。第二年新年伊始,毛泽东就开始在湖南农村进行调查研究,考察农运动动,直到2月5日。这就是后来著名的《湖南农运动动考察报告》的来源。

    1927年2月,毛泽东一家先后由长沙来到武昌。杨开慧带岸英、岸青和保姆陈玉英到武昌后住在武昌都府堤41号。

    年初,毛泽东对湖南农运动动进行考察,杨开慧把大量的调查材料进行分类整理,工整地抄写下来。3月,毛泽东《湖南农运动动考察报告》在湖南区委机关报《战士》上首次刊登,里面也凝聚了杨开慧的心血。

    1927年4月4日,三子毛岸龙在武昌出生。

    1927年4月27日至5月9日,毛泽东出席党的五大。毛泽东当选候补中央执行委员。

    八七会议后,当选为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的毛泽东,不愿去大城市住高楼大厦,却愿到农村去,“上山”结交绿林好汉。8月12日,毛泽东以特派员身份从武汉回到长沙,住在杨开慧的娘家,住进了岳父留下的那座挂着“板仓杨”匾额的房子。毛泽东日夜进行暴动的准备,杨开慧则照料着丈夫的生活。

    8月18日,在长沙市郊沈家大屋召开湖南省委会议,决定以党的名义来发动秋收暴动。

    8月31日晨,毛泽东乘火车去安源部署秋收起义。毛泽东与杨开慧像往常一样匆匆分别,甚至还没来得及告别,只是把这当做一次普通的出门,然而这一别竟成永诀,成了生离死别!

    毛泽东行前嘱咐杨开慧照顾好孩子,参加一些农运动动。杨开慧给丈夫带上草鞋,要堂弟杨开明送一程,并叮嘱毛泽东最好扮成郎中(医生)。

    生死相恋。杨开慧用自己29岁的青春和生命践行了她对毛泽东的爱情承诺。杨开慧牺牲后,毛泽东说:“开慧之死,百身莫赎。”“爱人和孩子为我做出了很大牺牲,我是对他们负疚的。”

    9月9日,秋收起义爆发。后来,毛泽东就把队伍拉上了井冈山。

    这个时候,岸英5岁,岸青4岁,岸龙才6个月。

    上了井冈山,毛泽东开始了他真正的“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伟大革命实践。井冈山会师后,“井冈山”红军依靠革命实践总结的十六个字的游击战术,打遍天下,并赢得了天下。

    同丈夫毛泽东分别后,杨开慧独自带着孩子回到长沙板仓开展地下斗争。面对严重白色恐怖,在与上级组织失去联系的情况下,杨开慧参与组织和领导了长沙、平江、湘阴等地武装斗争,发展党的组织,坚持斗争整整3年。

    但毛泽东没有忘记在长沙板仓家中苦苦为他守候、抚育幼儿的妻子。他用暗语给妻子写了一封信,说:我出门以后,开始生意不好,亏了本,现在生意好了,兴旺起来了。然而,这封信直到1928年初才辗转到了杨开慧手中。她在家中翻箱倒柜找到了一张地图,终于找到了这个从来没有听说过的井冈山,知道了丈夫还活着,还在牵挂着她和孩子。可这也更令她牵肠挂肚。

    杨开慧隐蔽于板仓老家时,1928年10月曾写《偶感》诗一首,五十多年后修缮故居时才得发现。诗中虽有别字漏字(特用括号标出),对丈夫的思念却凝聚纸上:

    天阴起溯(朔)风,浓寒入肌骨。

    念兹远行人,平波突起伏。

    足疾可否痊?寒衣是否备?

    孤眠(谁)爱护,是否亦凄苦?

    书信不可通,欲问无(人语)。

    恨无双飞翮,飞去见兹人。

    兹人不得见,(惘)怅无已时,

    良朋尽如此, 数亦何聊聊。

    念我远方人, 复及教良朋。

    心怀长郁郁, 何日重相逢。

    当年到过毛泽东家的一些人回忆称,杨开慧从外表看是位很文静、贤惠的女子,见到外人言语也不多。但从她留下的信稿和表现看,其内心世界丰富,意志异常坚强。

    朱德妻伍若兰在长沙司门口枭首示众,正好让开慧目睹惨状,回到板仓,她用毛边纸写下了愤怒而娟秀的文字:

    或许是我太不合时宜的缘故罢!为什么人家欣喜的事,我却要悲伤呢?想不到前清时候罪诛九族的故事,现在还给我瞧到(杀朱德妻虽然未及九族,根本是一回事)!我以前根据我的时代眼光,对于杀人的事实,常常是这样说:杀人是出于不得已的啊!虽然事实常常不是这样的……可是啊,这一次杀朱德妻的事,才把我提醒过来!原来我们还没有脱掉前清时候的文明风气,罪诛九族的道理,还在人们心里波动!……

    偶然在长沙城碰见伍若兰杀头示众的事,对开慧可是个不祥的预兆,她更作好自我牺牲的心理准备,只是,舍不得三个活泼可爱的孩子啊!岸英八岁、岸青七岁,岸龙才三岁,万一自己遭遇不幸,可孩子怎么办?    

    毛泽东与杨开慧共生有四个儿子,他们是:长子毛远仁,字岸英;次子毛远义,字岸青;三子毛远智,字岸立,后改岸龙;四子毛远怀,字式谷。

    母亲年纪大了,丈夫远在江西打仗,且行踪不定,生死未卜,自己死不足惜,孩子托付给谁?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她给堂弟杨开明写了一封托孤的信:

    一弟:

    我好像看见了死神———唉!它那冷酷严肃的面孔!说到死,本来我并不惧怕,且可以说是我喜欢的事,只有我的母亲和我的小孩,我有点可怜他们!而且这个情绪缠绕得我非常厉害———前晚竟使我半睡半醒的闹了一晚。我决定把他们———我的孩子们托付你们,经济上只要他们的叔父长存,是不至于不管他们的,且他们的叔父是有很深的爱对于他们的。但是倘若真正失掉一个母亲,或更加一个父亲,那不是一个叔叔的爱抵得住的,必须得到你们各方面的爱护,方能在温暖的春天里自然生长,而不至于受那狂风骤雨的侵袭!

    开慧写信时,泪珠儿不断,心肝俱裂,她作了最坏最坏的估计———她和毛泽东都不在世了,孩子会怎样的凄苦,她提到孩子的叔父“是不至于不管他们的”。果然,开慧牺牲后,按照地下党的安排,三个孩子由舅母李崇德护送到上海地下党机关,送进大同幼稚园后,叔叔、婶娘热情地呵护他们,常去看望孩子。

    因关山远隔,音信不通,三年间杨开慧只能从国民政府的报纸上看到屡“剿”“井冈山”却总不成功的消息,既受鼓舞又生牵挂。

    同时,开慧的处境却是那样地险恶。敌人到处在搜捕她,她仍无畏地奔走于板仓方圆数十里的地方,顽强地坚持地下工作。

    在“板仓杨”家中坚持地下活动的杨开慧,在1928年10月默默写下这首哀婉缠绵的《偶感》,思夫之情,何其真切!

    1930年7月,毛泽东作词《蝶恋花•从汀州向长沙》。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