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中文网
全民中文网欢迎您!这是老百姓心中的文学舞台,实现全民阅读、全民写作的梦想!!
全民中文网 > 华章论剑 > 善于折腾的基层小吏----刘邦的亭长岁月

善于折腾的基层小吏-----刘邦的亭长岁月 文 / 石培明

    善于折腾的基层小吏

    ——刘邦的亭长岁月

    石培明

    “官”与“吏”在中国古代是有严格区别的。首先,从身份上讲,官是正职,即长官;而吏则是办事员,身份其实是民。其次,官由吏部任命,当然最终还是皇帝决定,因此也叫“朝廷命官”;吏则由自己的长官任命,吏是当地人,熟悉当地情况,有利于开展工作。

    在秦末的沛县官场,刘邦的泗水亭长其实就是最基层的小“吏”。刘邦是一个有梦想的人,刘邦在泗水亭长的位置上的所作所为,有些事情自古以来为人津津乐道,有些事情为人所不齿。“折腾”在现代汉语中是一个中性词,其实,刘邦当时就是一个善于折腾的基层小吏。

    这里必须先弄清楚一个问题,就是刘邦当泗水亭长的时间有多久?公元前224年,秦派老将王翦及蒙武率60万大军再度攻楚,一年后攻破楚都寿春(今安徽寿县西南),虏获楚王负刍,灭亡了楚国。现在的淮北地区全部归属秦国,丰县大概也是在公元前223——公元前222年之间归属秦国。刘邦当泗水亭长当然要在公元前222年之后。刘邦“以亭长为县送徒郦山”是哪一年呢?史料没有记载,我们可以根据上下关联的历史事件推算一下。秦始皇统一全国后有三次东巡,最后一次是公元前211年。刘邦为骊山送徒应该发生在秦始皇最后一次东巡之前,也就是公元前211年之前。所以,刘邦当泗水亭长的时间满打满算也就是10年,或者还不到10年。时光如白驹过隙,35岁至45岁左右是人生最为宝贵的时光,刘邦任泗水亭长的年龄也就是35岁以后,“及壮入沛”,古人以35——45岁为壮年 。任泗水亭长的10年是刘邦人生转折的关键时期,改变了刘邦也改变了中国的历史。

    这10年里,刘邦所都做的事情归纳起来就是三件事:娶妻、交友、历练。

    娶妻,只为遇见一个你

    婚姻是什么?在才子佳人眼里是卿卿我我,是祝英台与梁山伯那样的唯美爱情;在帝王将相眼里是巩固江山社稷的情感纽带,是王昭君与文成公主用柔情抚慰蛮荒的权宜之策;在普通人家眼里是男耕女织的热炕头生活,是牛郎织女般至死不渝的相互厮守;在政治家眼里,婚姻是提升自我,积蓄力量,丰满羽翼,获取更大利益的阶梯。

    刘邦和吕雉的结合,应该是双方迫于现实压力的一种虐心选择。战国末期,秦始皇凭借武力统一了中国,但齐、楚、燕、韩、赵、魏六国的遗老遗少们一刻也没有忘记复国的梦想,在秦帝国统治力量相对薄弱的东夷地区成为各种政治势力交错争夺的地方。《史记》中说,吕太公一家从单县迁到沛县,主要是避祸,具体是什么祸患,《史记》中没有交代。但从吕太公的家庭成员构成来看,两个儿子吕泽、吕释之,后来都跟随刘邦起义,成为刘邦起义军的重要将领,也算是人中豪杰。另外,吕太公能与沛县县令交好,说明吕家是有一定的经济基础,不是一般的平民家庭。总之,吕家从单县迁到沛县避祸,请求当县令的朋友庇护,应该不是像一些电视剧所说的是吕雉婚姻方面的事情。县令是朝廷官员,随时有调离沛县的可能。所以,吕太公来到沛县后急需一个长久可靠的当地强势人物来保护自己的安全,而刘邦在吕太公眼里成为最佳人选,所以,吕太公不顾家人反对,决然将自己正处于青春年华的大女儿许配给40多岁的刘邦。刘邦当时是有家室的,女人曹氏,并育有一个儿子刘肥。刘邦和曹氏的婚姻是野合还是明媒正娶?司马迁在《史记》中也仅是说:“齐悼惠王刘肥者,高祖长庶男也。其母外妇也,曰曹氏。”看看,一个“外妇”就把刘肥的母亲曹氏打发了,曹氏不是刘邦的妻子,也不是妾,因为曹氏在吕雉之前。总之,曹氏是刘邦一个没有名分的女人。

    古代社会的伦理规范认为:“昏(婚)礼者,礼之本也。”把婚姻家庭视为组成社会肌体的根本。妇女没有社会地位,夫为妻纲,妇女的一切只能服从和依赖于丈夫,即使丈夫死了也不准改嫁,从一而终。而男子却可以三妻四妾,皇帝有三宫六院,一般的达官贵人亦都妻妾成群。一个男人能娶多少女人没有受到法律的限制,而这些女人在家庭中的地位也是不同的,只有被称为正室的女人才具有妻子的资格,其余只能处于从属地位。我国古代实行的实际是“一夫一妻多妾”的婚姻制度,这也是《红楼梦》中贾宝玉不能同时娶林黛玉和薛宝钗为妻而烦恼的原因。    

    秦末的刘邦同时也遇到了这样的烦恼,为了迎娶年轻貌美且家庭富裕的吕雉,只有先和曹氏撇清关系,这样才能迎娶吕雉为妻子。与发妻相离是一件多么伤感的事啊,“孔雀东南飞,五里一徘徊……君既为府吏,守节情不移。贱妾留空房,相见常日稀”。

    刘邦成为吕家的女婿之后,由于吕太公和县令的亲密关系,从而跻身于沛县官场,游刃于豪强之中。吕雉的幸福和婚姻成为利益的交换品,这不就是一场利益婚姻吗?当然,时间可以改变一切,包括感情,之后的岁月里,吕雉为刘邦生育了一双儿女。后来,随着刘邦开创王朝事业的不断做大,吕雉又成为刘邦最为信任的人,成为后方实际的统治者,两人又成为政治伉俪。同时,在灭秦剪楚的战争中,吕氏兄弟带领的军队成为刘邦的劲旅,为大汉王朝立下了汗马功勋。所以说,刘邦吕雉的结合是虐心的初衷完美的结果。

    对于吕太公为何选择刘邦为婿,《史记•高祖本纪》中作了详细的记载:吕公者,好相人,见高祖状貌,因重敬之,引入坐……吕公曰:“臣少好相人,相人多矣,无如季相,愿季自爱。臣有息女,愿为季箕帚妾。”酒罢,吕媪怒吕公曰:“公始常欲奇此女,与贵人。沛令善公,求之不与,何自妄许与刘季?”吕公曰:“此非儿女子所知也。”卒与刘季。

    这样的记述,只不过是后人神话刘邦罢了。

    交友,莫愁前路无知己

    朋友圈是反映一个人性格特征、社会地位、职业爱好、价值取向等方面的外在表现。刘邦“仁而爱人,喜施,意豁如也”,早年在丰县生活和沛县工作朋友圈很广泛,这种人际交往关系,影响了刘邦的一生,也影响到了汉帝国建立以后的君臣关系。

    刘邦在沛县时期的朋友复杂一点,基本上是上下通吃。与王陵的交往,是小弟对大哥的仰慕,毕竟王陵是沛县豪强,与他交往就要放下架子, “以兄事之” ,极其恭敬。夏侯婴、任敖和刘邦一样都属于低级的小吏,意气相投,交谈也有话题,属于同事式的友谊。樊哙、周勃、灌婴是沛县街头的自由职业者,需要刘邦这样的“官府”大哥来照应,所以,对刘邦惟命是从。萧何、曹参这些沛县官场的上层人物,应该说是刘邦当亭长后直接的领导,是要巴结奉承一点。

    刘邦在泗水亭长位置上结交的朋友后来成为他开创大汉王朝的得力干将,他们的故事很多,《史记》中都有他们详细的记载,我们只是选取一小点来分析一下刘邦交友的基本原则和价值取向。

    史料中没有记载周勃的身高体重,但从周勃在战斗中的表现来看,“下下邑,先登”、“攻啮桑,先登”、“攻长社,先登”、“沛公拜勃为虎贲令”、“汉王赐勃爵为威武侯”来看,周勃应是一个身材魁梧、英勇善战、身先士卒的人。但你看看周勃以前从事的职业。一是编薄曲。薄曲,养蚕器具,用竹子或芦苇编织,今称“蚕箔”。薄,同“箔”。二是“常为人吹箫给丧事”。经常为办丧事的人家吹箫奏哀乐或为唱挽歌伴奏。秦末当时的箫又称排箫,由长短不同的竹管若干根并列制成,类似现在的“笙”,其实“笙”、“箫”不分家。三是业余爱好是“材官引强”。材官,勇武的士卒。引强,拉强弓。编薄曲、吹萧需要一定的耐心,拉强弓需要健壮的身躯,这说明周勃是一个心细如丝、思虑缜密、身手矫健的人。

    樊哙,“以屠狗为事”,就是以杀狗为生活依靠。其实,当时杀狗就是一种职业,相当于现在专门从事食品加工业。杀狗是一个技术活,特别是逮活狗需要一定的技巧,普通的人是不敢下手的。杀狗练出了樊哙的生猛性格,在鸿门宴上生吃猪腿表现出来的剽悍血性连霸王项羽看了,心里也打怵。

    夏侯婴,开始在沛县县衙赶马车,技术很好,后来一直给刘邦驾车。特别是彭城大战后,更是表现了出超常的驾车技艺。《史记•樊郦滕灌列传》:“汉王急,马罢,虏在后,常蹶两儿欲弃之,婴常收,竟载之,徐行面雍树乃驰。汉王怒,行欲斩婴者十余,卒得脱,而致孝惠、鲁元于丰。”进军彭城,汉军被项羽打得大败,刘邦乘夏侯婴驾驶的马车急速逃去。在半路上遇到了刘邦的儿子和女儿,就把他们收上车来。马已跑得十分疲乏,项羽的人马又紧追在后,刘邦特别着急,有好几次用脚把两个孩子踢下车去,想扔掉他们了事,但每次都是夏侯婴下车把他们收上来,一直把他们载在车上。夏侯婴赶着车子,先是慢慢行走,等到两个吓坏了的孩子抱紧了自己的脖子之后,才驾车奔驰。刘邦为此非常生气,有十多次想要杀死夏侯婴,但最终还是逃出了险境,把两个孩子安然无恙地送到了丰邑。还有一次,也能说明夏侯婴的能力。“高帝使使厚遗阏氏,冒顿开围一角。高帝出欲驰,婴固徐行,弩皆持满外向,卒得脱。”刘邦在白登山被匈奴困了整整七天不能解脱。后来刘邦采用陈平的计策派人送给匈奴王的王后阏氏好多礼物,匈奴王冒顿这才把包围圈打开一角。刘邦脱围刚出平城就想驱车快跑,夏侯婴坚决止住车马慢慢行走,命令弓箭手都拉满弓向外,最后终于脱离险境。从这两个事情看出夏侯婴不仅驾车技术好,而且临阵不乱、心理素质相当好。

    灌婴原是一个贩卖丝绸的小商人。要知道在当时能用丝绸做衣服都是王公贵族、士族豪强,普通人家穿的是麻衣。灌婴虽是小商人,但也是一个能够接触社会上层的人,他的见识和能力当然要比一般人高。所以,从樊哙、周勃、夏侯婴、灌婴四人身上可以看出,他们虽生活在基层,但都是基层的能人。

    刘邦起兵后,充分发挥当初草根朋友的特长,樊哙、周勃率领步兵,攻城野战,多次率先登城。夏侯婴则是率领战车部队,南征北战,虽然攻坚不如步兵,然而却可以横扫千里,长驱直入,刘邦之所以能迅速入关,攻破咸阳,这里有夏侯婴的一份功劳。灌婴则是刘邦骑兵的统帅,带领骑兵南征北战,纵横大江南北、长城内外。

    司马迁在《史记•项羽本纪》中记述这样一个小故事:“吴中贤士大夫皆出项梁下。每吴中有大繇役及丧,项梁常为主办,阴以兵法部勒宾客及子弟,以是知其能……梁部署吴中豪杰为校尉、候、司马。有一人不得用,自言于梁。梁曰:‘前时某丧使公主某事,不能办,以此不任用公。’众乃皆伏。于是梁为会稽守,籍为裨将,徇下县。”

    就是说,陈胜起义之前 ,项羽和叔父项伯因杀人一起逃到吴中郡,吴中郡有才能的士大夫,本事都比不上项梁。每当吴中郡有大规模的徭役或大的丧葬事宜时,项梁经常做主办人,并暗中用兵法部署组织宾客和青年,借此来了解他们的才能。陈胜在大泽乡起义后,项伯和项羽也杀死会稽郡守起兵,部署郡中豪杰,派他们分别做校尉、候、司马。其中有一个人没有被任用,自己来找项梁诉说,项梁说:“前些日子某家办丧事,我让你去做一件事,你没有办成,所以不能任用你。”众人听了都很敬服。

    从这个小故事可以看出,如果没有平时知识、经验、实力、人脉的积累,有再好的机遇也成就不了事业。别人绯谤你,说明你优秀;别人嫉妒你,说明你走在他前面;别人中伤你,说明你很有影响力。一个人的成功离不开贵人相助。生命中的贵人,不一定是最好的朋友,也不一定是朝夕相处的亲人,而是有正能量有眼光的人。他给你一个全新的讯息,也许就改写了你人生的轨迹。天雨虽大,不润无根之草;姻缘虽好,不结无缘之人。任何的机会都是从自身开始的,这就是一个人注重提高自身素质的回报。

    历练,不肯低头在草莽

    《史记•高祖本纪》载:“高祖常繇咸阳,纵观秦皇帝,喟然太息曰:‘嗟乎,大丈夫当如此也!’”《史记 •萧相国世家》载:“高祖以吏繇咸阳,吏皆送奉钱三,何独以五。”《史记 •高祖本纪》载:“高祖以亭长为县送徒郦山,徒多道亡。”这些记载说明刘邦当泗水亭长期间至少有两次送劳役到咸阳,并且有一次到过咸阳。

    依照秦政府的规定,年满17岁的成年男子,都有为政府服劳役和兵役的义务,每年在本县服役一月,算是常年有的徭役。除此之外,一生当中,还有一年在本郡本县服役,一年在外地服役。这两年集中的徭役,算是一生中的大役,特别是一年的外役,背井离乡,最是沉重。

    刘邦当泗水亭长时,曾带人到咸阳服劳役,应该是为期一年的大役。因为是长期外役,沛县官府的同僚友好都来送别,纷纷赠送差旅费用,惯例每人三百钱,萧何例外送了五百钱。这让刘邦非常感动,还是家乡人厚道啊。可能就是这一次的远行,刘邦见到了秦始皇。刘邦在咸阳街头碰巧遇上秦始皇出来巡游,皇帝的仪仗过来了,那是刘邦从来没有见过的威严和奢华,一股男子汉的雄性气概涌上心头,于是刘邦很羡慕,不由自主地说:“啊,这才是天地间的男子汉呀,做人就要做这样的人。”

    对于“常徭咸阳”,有人说“常”是“尝”的通假字,“常徭咸阳”是刘邦曾经到咸阳服徭役。如果按此解释,“常有大度”又该如何解释,说刘邦曾经很大气?不是小看刘邦了吗?

    这一次远到咸阳服徭役,刘邦充当的是一个管理者的角色,带领众多人员到咸阳,一路上风餐露宿,协调管理,是锻炼一个人领导协调能力的好时机。丰县西去咸阳两千余里,走山川经郡县,对刘邦来说也是一次长途考察。沿途山川景色壮丽,各地风俗民情迥异,处处使人赏心悦目。特别是进入关中秦国本土以后,地势之形胜,经济之富庶,宫室之壮丽,民风之古朴,更让刘邦感到耳目一新。

    经过现代考证,泗水亭的位置在今天的微山湖畔,不过当时不叫微山湖。现在的微山湖形成于明代万历年间的黄河决口,可以说微山湖是黄河的杰作。秦末时期只能是由于亿万年前地壳强烈运动造成大面积凹陷,雨水积累形成的涝洼区,按现在流行说法是湿地。因此,泗水亭也算是沛县一个比较偏远荒凉的基层办事机构了。在这样的环境里生活工作,本身就是对一个人心智情感的考验。

    《史记•高祖本纪》载:“高祖为泗水亭长,廷中吏无所不狎侮,好酒及色。常从王媪、武负贳酒,醉卧,武负、王媪见其上常有龙,怪之。高祖每酤留饮,酒雠数倍。及见怪,岁竟,此两家常折券弃责。”就是说,刘邦当亭长时有两个爱好:喝酒和女人。每读这段文字,我都在想,秦对官吏的管理是相当严苛的,刘邦这样放浪形骸,难道不怕受到县官府的惩罚吗?

    《史记•樊郦滕灌列传》记载了这样一个小故事:“高祖戏而伤婴,人有告高祖。高祖时为亭长,重坐伤人,告故不伤婴,婴证之。后狱覆,婴坐高祖系岁余,掠笞数百,终以是脱高祖。”就是说,有一次,刘邦因为开玩笑而误伤了夏侯婴,被别人告发到官府。当时刘邦身为亭长,伤了人要从严惩罚,因此刘邦申诉本来没有伤害夏侯婴,夏侯婴也证明自己没有被伤害。后来这个案子又翻了过来,夏侯婴因受刘邦的牵连被关押了一年多,挨了几百板子,但终归因夏侯婴不承认使刘邦免于刑罚。

    《史记•萧相国世家》载:“高祖为布衣时,何数以吏事护高祖。高祖为亭长,常左右之。”就是说,刘邦是经常犯错的,因为有萧何的帮助才使刘邦免受惩罚。

    从这些史料可以看出,刘邦在泗水亭长的位置不是一个循规蹈矩、安分守己的模范基层小吏,而是常常以道义自居、我行我素,不肯低头在草莽的叛逆者。而正是这种性格,才使刘邦做出了别人不敢想、不愿做的惊天大事来。

    《史记 •高祖本纪》载:“高祖以亭长为县送徒郦山,徒多道亡。”这是刘邦最后一次以亭长的身份为秦政府向骊山押送劳役了。连日的滂沱大雨,家乡丰邑泥泞的小路耽搁了正常的行程,按照秦朝的法律即使到达骊山,劳役们也是要被处死,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就会消失在秦的严刑酷法下。  

    在丰西泽的那个雨夜,刘邦纵酒而醉,齐腰深的蒿草把他掩盖。他象一个孤独的游魂躺在那里,双眼直勾勾的看着漆黑的夜幕,一片可怕的黑暗将要把他吞噬。突然,一道闪电像一条矫健的游龙,把乌云撕得四分五裂,又像一柄利剑把乌云划的七零八落。霎时间,无穷的天宇熠熠生辉。之后,周围又沉寂下来,没有了劳役们的嘈杂,没有了驴马的嘶鸣,只有孤独的自己。黑暗里弥漫着草香的气息,空气里掺杂着冰凉的雨滴,他彻底地被这时间和空间驾驭了。在家乡丰邑这块土地上,留下他青春美好的记忆,留下他爱的缠绵,留下他幻想着的每一个片段。现在一切都没有了,一切都变得那么的荒芜。

    劳役们都散去了,从此,自己也必须逃亡。这就是刘邦,一个秦末基层小吏的担当与付出。

    理想是个折磨人的东西,它就那么远远的站着,向你招手。可是当你走向它的时候,又那么遥不可及。在向梦想前进的道路上,充满了荆棘和坎坷,孤独、寂寞、迷茫……把你折腾的精疲力竭。有的人是幸运的,他们扛住了各种折腾,真正的到达理想的彼岸,更多的人还在折腾的路上,忍耐着、迷茫着……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