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中文网
全民中文网欢迎您!这是老百姓心中的文学舞台,实现全民阅读、全民写作的梦想!!
全民中文网 > 散文诗词 > 乡贤李汝鹤:基于美国所藏档案

乡贤李汝鹤:基于美国所藏档案 文 / 香港·张雷

    乡贤李汝鹤:基于美国所藏档案

    香  港  ·  张    雷

    题记:2017年夏季,我在美国著名的亨廷顿图书馆(Huntington Library)做研究员,查询档案之时,竟意外发现清代丰县籍进士李汝鹤的名帖,照片,诗歌等珍贵资料,被藏百年无人识。不忍前贤埋没他乡,遂决定将其带回故乡,故不揣浅陋,有此拙文,以补地方文献。

    李汝鹤,字云白,丰县李寨人,光绪九年(1883)癸未科进士。进士作为科举时代的最高学位,是地方教育与文化实力的重要体现。丰县偏于江苏一隅,有清二百六十余年,丰县籍进士仅有三位,李汝鹤即为其一。重要如此,但传世资料屈指可数,丰县故里更无资料可言。

    图1. 李汝鹤的名帖

    不过作为乡贤并未被忘记。民国初期,徐州籍著名学者张伯英搜集徐属八县诗人诗歌,汇成《徐州诗征》和《徐州续诗征》两大巨编,就收有李汝鹤的诗歌,其一首为《感仕寄王琴九徐葵南》。

    驱车来秦中,倏忽二十载。少壮嗜读书,五十学作宰。

    作宰期致用,所施竟安在。膏泽不及人,出山云有悔。

    旧雨复如何,我伤客鬓改。回首望乡树,暮云连海岱。

    李汝鹤借诗表达对仕途的感慨和家乡的情思。在这首诗后,熟悉旧耆故老的张伯英加注:“君与葵南师同出岳封叔宝瑾之门,同为岳氏婿。一时有冰清玉润之目。葵师即徐又铮之尊人。”[ 张伯英甄选;徐东侨编次;薛以伟点校《徐州续诗征》,扬州:广陵书社,2014年,第351页。] 即李汝鹤与徐忠清同为岳宝瑾的女婿。

    岳宝瑾是丰县城南人士,同治甲子举人,长女嫁给李汝鹤,次女嫁给徐忠清。徐忠清(1838-1906),字葵南,萧县人,同治十二年拔贡,一生以教书为业,当时徐属八县的举人大半出其门下,其中包括张伯英。而徐忠清的幼子则为徐树铮。[  徐道邻编述:《民国徐又铮先生树铮年谱》,台北:台湾商务印书馆,1981年,第1页。] 李汝鹤为进士,徐忠清为拔贡,所以岳宝瑾的两位女婿被称为冰清玉润。

    光绪九年(1883),年近五十的李汝鹤以进士之身,签分陕西任知县,从此仕途再未离开过三秦。他历署华阴、延川、平利、礼泉、略阳、户县、周至、石泉、永寿知县。他官秦二十余载,清廉自矢,勤于政事,实惠及民。

    李汝鹤于光绪二十九年(1903)八月五日到石泉县上任,三十年(1904)十二月二十七日卸事。[ 《民国续修石泉县志》,石泉县地方志编纂委员会 《石泉县志校注》(内部发行),1987年,第177页。] 在石泉县前后近一年半的时间。石泉县位于陕西省西南,因城南石隙多泉而得名。石泉县北依秦岭,南枕巴山。汉江挟流而下,直绕石城。“估客之舟舰衔尾不断,南货毕集,邑人藉以为贸迁之利。源源一水,生财之用宏矣。”[ 《康熙石泉县志 图说》,石泉县地方志编纂委员会:《石泉县志校注》(内部发行),1987年,第16页。 ] 汉江为石泉提供商务之便,因此县城也依汉江而建,立于汉江北面。每当夕阳西下,岸静沙平,南而北,北而南者呼渡不休,因此汉江晚渡成为石泉的八景之一。八景中的汉江如同菩萨低眉含笑,但汉江也有金刚怒目的一面。汉江在石泉境内两山夹流,每当夏秋涨发之际,洪涛巨浪。道光二年(1822),汉江就将县城冲塌。[ 《道光石泉县志 地理志》 第一,石泉县地方志编纂委员会:《石泉县志校注》(内部发行),1987年,第75页。]

    图2. 由汉江看石泉县城(维理士摄1904年)

    光绪二十九年(1903)农历六月初五与初六,石泉两日大雨如注,汉水暴涨,临河而建的县城再次罹灾。河水冲毁墙被一百余丈,涌入城内,东西二关,几成泽国。知县彭树勋申请经费整修,不过他八月就卸任了。李汝鹤继任知县,因为款项不足,他又募捐数千金,将城墙与堤坝修好。[ 《民国续修石泉县志》,石泉县地方志编纂委员会 《石泉县志校注》(内部发行),1987年,第150页。]

    在李汝鹤署理石泉知县期间,他还接待了一个美国的地质考察团。1903年,设在美国华盛顿的卡耐基学会(Carnegie Institute)委托维理士考察中国地质。维理士(Bailey Willis, 1857-1949),美国著名地质学家,曾受教于德国著名地质学家李希霍芬,对中国深有兴趣。维理士一行于1903年秋前来中国,并持有大清驻美公使梁诚(1864-1917)的介绍信函,先后考察山东,河北,天津,北京,山西,陕西,四川等省,然后顺长江而下至上海。维理士率领的考察团在中国前后近一年,足迹遍及半个中国。

    1904年5月,在陕西巡抚的关照下,维理士一行沿着汉江谷地穿越秦岭前往四川,途径石泉县,而李汝鹤正在此做县令。5月7日下午,维理士先行抵达石泉县,李汝鹤派自己的轿子以及由二十人组成的仪仗队和护卫,敲锣打鼓地出城迎接。李汝鹤本人身着官服,在县衙迎候,随后设宴款待。第二天,维理士被允许参观城里以及周围山川地势,晚上李汝鹤又设宴招待,并观摩维理士所携带的考察仪器,相机及地图。

    图3. 李汝鹤石泉县衙照(维理士摄1904年)     图4. 李汝鹤父子合照(维理士摄1904年)

    在接下的几天里,李汝鹤又将维理士召到衙门,坐在椅子上照相。5月10日,维理士的后续考察团抵达,李汝鹤招待食宿,年过花甲的他还陪同泛舟,考察汉江。经过几天的接触,李汝鹤对维理士的学识才艺以及体力,都十分佩服,并赠诗一首:

    西历一千九百四年大美国总教习维理士先生游历来石泉言论风采,迥异寻常,喜赠一诗以志不忘。

    宏通博雅仰名流,天外飞鸿爪印留。

    数万里程忘险阻,三千世界任遨游。

    山河形势随心绘(所过佳山水皆绘图),龙马精神几世修(先生登山越岭步履如飞)。

    奇器得观增我识(先生所携各艺器皆示观),济川更喜赋同舟(随先生泛舟汉江)。

    图5. 李汝鹤赠维理士诗一首                       图6. 李汝鹤赠维理士诗二首

    5月12日清晨,维理士一行离开石泉,顺汉江而下,李汝鹤再次到舟中,赠送两首诗歌,依依惜别。

    送别

    偏隅白石与清泉,税驾高人信有缘。才喜相逢旋惜别,不知再见是何年。

    文字言辞纵不同,相交总是一情通。相思此后知何处,云海苍茫望不穷。

    在石泉县短暂驻足期间,李汝鹤与维理士成为朋友。根据维理士记载,作为晚清中国内陆的一位地方官员,李汝鹤显示出对西方的浓厚兴趣,例如他本人很高兴被照相,有兴趣了解地图,并且让儿子学习英文。但与此同时,李汝鹤自幼受教于儒家,食大清俸禄,忠于千年的体制,因此,维理士还是认为他代表了传统的中国,笃信儒家,抵制变革,并可能会引起一场可怕的革命。维理士在1904年即辛亥革命的前七年,就预言中国可能会有一场大革命,其眼光之犀利,可谓未卜先知,不能仅以地质学家视之。

    1904年底,李汝鹤从石泉县令转任永寿县令,这是他仕途的最后一站。1905年,李汝鹤辞官隐居华山, “笑傲烟霞,参禅悟道。” 一年之后而终。而维理士自中国返回美国之后,写成三卷本的学术著作《中国研究》(Research in China)。[ Bailey Willis etc., Research in China, (1-3), Washington, D.C., Carnegie Institution of Washington, 1907-1909.] 1949年即去世的那年,维理士又出版《友好中国》(Friendly China)一书,回忆了他在中国的考察以及与李汝鹤的交往。[ Bailey Willis, Friendly China: Two Thousand Miles Afoot Among the Chinese, Stanford: 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 1949. ]

    后记:本文主要依据维理士档案,图像文字版权均为美国亨廷顿图书馆所有,未得授权不得复制。同时感谢亨廷顿图书馆授权本文使用档案。

    作者简介:张雷,丰县首羡镇人,北京大学硕士,美国雪城大学博士,香港岭南大学 助理教授。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