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中文网
全民中文网欢迎您!这是老百姓心中的文学舞台,实现全民阅读、全民写作的梦想!!
全民中文网 > > 风人寒松声自古---读王振山新作《王公玙

风人寒松声自古---读王振山新作《王公玙》 文 / 董尧

    风入寒松声自古

    ——读王振山新作《王公玙》

    董  尧

    厚重约60万言的传记文学《王公玙》,是王振山同志最近推出的新作,由美国强磊出版社与华文出版社同时出版发行,上下两卷集。是为一位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曾在徐州先后出任过丰县、萧县和铜山三县县长九年的王公玙先生立传的;书的副题,标了一句这样的话:“一位民国书生从政的传奇故事”。从标题到内涵,都显示出“传奇”特色,令人不能不读;读了,又不能不感到受益匪浅。

    王公玙是地地道道的国民党人。他在上述三县任县长是任的地地道道的国民党县长。这个特定的人物就给文学创作带来了颇大的难度。在我们处在强调主旋律和光明度的生活氛围中,褒和贬都不易把握:颂其作为,会有美化敌人之嫌;隐善扬恶,又会有失历史公正。所以,直至今日,我们还很难读到关于国民党人物的较完美的文学作品。《王公玙》一书的出版,显然有点儿破冰的意义,让人欣喜,更令人神振!

    振山同志的《王公玙》,比较好地“避”开了褒与贬的概念,把握住历史的真实,用文学的笔触,展示那段历史中的一个书生的真情实感和所作所为,以人物展现历史,以历史熔铸人物,让读者身不由己地回朔到那个远去80余年的景况,知道我们这片地的风雨冷暖;同时,领略和认识了那段历史中的芸芸人物。所以,我以为,振山同志的《王公玙》,既可以当作历史小说来读,又可以当作地方史志来读。多彩的人物形象和波谲的历史故事,不仅能够给读者艺术享受,而且又会给读者以历史知识。

    王振山同志是丰县国家机关一名工作人员,兼任丰县文联副主席,利用业余时间进行文学创作。他勤奋好学,成就斐然,十年前他已经出版过长篇小说《古黄滩》、《空嫁的新娘》等专著;2002年又出版了颇有影响的长篇小说《水魂》。《王公玙》一书,无论是主题揭示还是故事结构、人物刻画,都显示着他在文学创作上又迈出了可喜的一大步,给人以崭新的感觉。

    王公玙是国民党人,他做的官是国民党的官。然而,王公玙这个国民党人在做国民党官的时候,中国正处在由封建王朝向民主共和国转轨期间,他的所作所为,还是代表着一种革命的、进步的势力集团。评介这样的人物,必须用历史唯物主义观点,全面客观地说人说事,不能以中华人民共和国诞生为界限,以胜利者对失败者的强烈政治界定为标准。何况,王公玙这个人,无论他是初长丰县还是后来主持铜山,他还是以民族为重,以人民为重,努力为地方办一些好事的。他长丰期间,领导治理的复新河,迄今还发挥着作用;他长萧之后,着力治理龙河、岱河的同时,努力剿匪,只身深入匪穴,几乎将历史上留给萧县人民的盗匪大患清剿一清,使那里的安定环境保持了几十年;铜山是徐州地方的大县,历史上水患连连,盗寇层起,毒赌成了顽疾。王公玙当了县长之后,冒着同地区军、政方面的重重压力,戒毒杀赌,甚见成效;他率众修筑的微山湖西大堤(通称苏北大堤),使危害湖民百年的洪灾几乎敛迹,直到人民共和国成立,湖民们还享受着那条大堤的福祉……我们无意为远去近百年的人物涂脂抹粉。但是,我们也不必违心地去掩盖那个特定环境中的人物的作为。通读了王振山的《王公玙》,我觉得作者对人物、对事件都做到了实事求是,心平气和,而无论观点还是事件,都把握得那么有“度”,不媚不陷,没有人为的褒贬疤痕,读来顺心。

    王公玙,连云港墟沟人,是当地一个望族,颇有家资,堪称书香门第,生于辛亥革命前8年的1903年,1925年辍学北京中国大学,信仰三民主义,走上从政之路。到丰县初任县长时,王公玙才24岁。他在徐州的丰、萧、铜三县共当了9年的县长,而后升迁松江地区的督察专员。据可查到的史料(包括胜利者编纂的史料),对王公玙的为人为官,都是誉大于毁,尤其是在清廉方面,堪称两袖清风。有人考证,这与他的家风极有关系。王公玙的父亲王同甫(字慕陈)是一位学识渊博之士。在王公玙初任县官时,父亲给了他两句话,第一句话是“可以取,可以无取,取伤廉。”第二句话是“可以予,可以无予,予伤惠。”父亲还告诉他,以后用款,家中可以支付。这些话在王公玙的从政中起着极大的作用,他一直坚持着“取”,不敢“伤廉”,而“予”,力戒“伤惠”。他在长萧、长铜期间,都有从家中取钱粮公用和济贫的记载。仅就这一方面,也足可称道。

    中国作协副主席蒋子龙评价说:王公玙先生从政的一生,是民国时期一个非常特殊的文化现象。他是一个文人,但戏剧性的是,他又被推上了历史的舞台。不想从政却政绩斐然,实为大智者、清明者。因此《王公玙》很值得一读。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