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中文网
全民中文网欢迎您!这是老百姓心中的文学舞台,实现全民阅读、全民写作的梦想!!
全民中文网 > 长篇小说 > 柳溪三爷1

第十五章 文 / 李学习

    第十五章

    三爷也回了家,天色己经东方发白,三爷坐在屋里闭上双目养了一会神,时间过了一个时辰,两位太太醒来,见床上不见了三爷,起身看到坐在椅子上睡觉,把三爷叫醒,大太太说,好好的床你不睡,大半夜起来坐在这里睡,你发什么神经。三爷说,昨夜你俩睡的那么熟,没有叫醒你俩个,夜里我听到村里有叫喊,我悄悄的起来过去看了一下,那里知道孙兆丰的妻子自缢死亡,所以忙了大半夜,我回来时东方已发白,怕耽误你俩休息,就在椅子上迷糊了一会。三人一齐洗了脸漱了口,二太太进了灶房,去烧八宝莲子粥,大太太出了大门,到了早点铺子买了糖糕油条,三人正在吃饭时,孙兆丰的两个兄弟进了大门,来到了三爷面前,两兄弟跪下给三爷磕了头,三爷让他俩起来,并让两人一齐吃饭。吃完饭两位太太收拾碗筷,三爷让孙家两兄弟到了客厅坐下说道,兆民兆员,你俩兄弟就是不来,我吃完饭也会到你哥家里去。二弟孙兆民说,三爷,我兄弟三人在村中单门独户,父母又不在人世,虽然是黄家的亲戚,我们等到现在也不见黄族长的影子,而且我大哥老实又不会拿主意,我只有带着三弟来,请您老人家帮忙料理我嫂的后事。孙兆民说完,老三孙兆员说,三爷,我嫂嫂这一自缢死,我嫂的娘家人肯定不算完,我兄弟这可怎么办,我家一没有钱,二没有势力,嫂嫂娘家人多势众,到时不光刁难我家,还不得把我们一家人打死。三爷说,你嫂的娘家我比较熟,我会安排好这件事,你兄弟三人放心吧。

    三爷到了孙兆丰的家,让族侄柳天成到孙兆丰的岳父母家送信,自己在这里等他们来,柳天成听后出了村去送信,天到午时孙兆丰岳父母的家人满面怒气的到来,准备打砸一通,见三爷坐在院中央,立即停下步子,对三爷抱了拳行了礼,转身对后边的人说,暂时不要动手,一切听我的招呼,说着来到了三爷面前,三爷站起来对他说,兄弟来了,先不要生气发火,告诉你带来的后生们,千万不要动手,我有话要对你说。说完把孙兆丰的岳父,带到一个无人的地方,把他闺女嫁过来以后,所发生的一切事情,前前后后详细的说了一遍,但她为什么上吊自缢,只是留下了一个谜。一开始孙兆丰的岳父不相信,但他也深信自己的女婿,决不会虐待自己的女儿,自己也想不通闺女自杀的事,又一想,三爷为人德高望重,决不会坦护孙家女婿,信口开河胡编乱造谣,将污水无缘无故的泼在自己女儿身上。三爷见他沉思不语,也不在多作解释,静静的等待着他开口说话,孙兆丰的岳父迟疑了一下说,三爷我相信你的话,你看我们该怎么办?三爷说,死者为大,我们什么都不说,什么也不要问,更不要把事情说清楚,你们该怎么办,还是安照正常的吊孝来办,兄弟呀,人生难得糊涂。孙兆丰的岳父点了点天说,即然三爷把话己讲清,我也不说什么了,一切听从三爷安排。就这样孙兆丰的家,在三爷的主持下,孙家正常出了丧,没有发生打砸骂的事情,孙家躲过了这一劫,村里人提着的心,都放了下来,大家更加敬重三爷,很多人都不明白三爷给孙兆丰的岳父说了什么。

    事情过了好多天,村里人发现了一件事,从孙兆丰的妻子死,到出殡那天大家都没见黄族长的人出现,而且黄族长的家人也四处寻找他,依然无踪无影无有一点音信,时间一长引起了村里人的猜测,随后大家议论纷,黄家的人把亲戚朋友的家,该去的地方都找了个遍,结果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给人们留下了一个谜团。三爷为了孙兆丰的事,忙了几天十分疲劳,在家休息了几天才缓过气来,便叫人把把几个族侄叫到家中,对他们说,我现己过花甲,对一些事的处理己感力不从心,族中之事你几个要多看多问,先祖留下的家规决不能毁在你们手里,否则将来族不成族,家不成家,如同一把散沙没有了凝聚力,后果是家败落人流亡,永无宁日,我们族人一直是同甘共苦的生活,望你们永远不要忘记,分家产但不能分心,分户单过生活而不能分祖祠,人走千里是一谱,树高千丈叶落归根,亲和戚一家人。几位族侄连连声应,说道,您老人家的教导,我们决不敢违背,几个族侄陪着三爷说了一下午话,到了晚上两位太太把他们留下,陪三爷一齐吃饭喝酒,月亮升起几位族侄才起身告辞。

    三爷坐在屋里喝茶,两位太太收拾碗筷洗涮,两位太太忙完到了屋里坐下,和三爷说着家常话,三人说了一会话,三爷看天色不早,对两位太太说关门休息,二太太出了屋刚到大门前,见一个人来到了大门口,正准备往院里走来,二太太一看是孙兆丰,急忙让进院里把门关上,陪着孙兆丰进了屋,三爷刚起身准备进厂卧室,见二太太领着孙兆丰进了屋,坐下来对孙兆丰说,这么晚了你有什么事,快坐下,又吩咐大太太上茶。这时孙兆丰坐下对三爷说,三爷,家里的事多亏您老人家操心,我家才躲过了一劫,今天我来有一件事对您老说,我兄弟三人今夜带着孩子,远离咱村奔走他乡,所以我今天晚上来,是给您老人家告别的。大太太一听说道,孩子你们离家出走,家里的房屋土地怎么办,在咱村在苦在难,还有乡邻帮忙,你到了外地人生地不熟,一但遇见困难谁来帮你们,何必抛家舍业外出,况且你兄弟三人为人憨厚,你们到外地去,人家能不欺负你。孙兆丰一听流着泪说,我也是没有办法,今天我来到您家,我把一切事情都告诉您老人家。我妻子死的那天晚上,我和妻子孩子们正在吃饭,黄族长进了我的家,我急忙让两个孩子快吃饭,吃完饭我带他俩到菜园里去,谁知两个孩子说什么也不跟我走,非要跟我妻子在一起睡,我俩口子怎么哄也哄不好,就差给两个孩子跪下,现在细想起来,那天两个孩子是在搅灾,我和妻子正在哄孩子时,黄族长生了气,对我们大骂了几声,当我夫妻两人抬起头给他说好话时,见他拿了一把铁锨要拍孩子,我一见急忙起身抱住黄族长,我妻子一见也慌忙护着两个孩子,怕黄族长用铁锨拍着孩子,谁知道黄族长见我抱住他,妻子护孩子大怒,恶狠狠的说,两个龟孙在不滚,老子宰了你俩,说着朝孩子飞起一脚,我怕伤着孩子,心一急朝着黄族长猛一推,谁知保护孩子心切,用力过猛把他推倒在地,黄族长大怒,从地上爬起来,举起铁锨朝我头上砸来,我一急用手抓住铁锨,一把夺了过来,压在我心中的怒火一下暴发出来,我用铁锨狠狠的朝他头上砸去,当场被我砸倒在地,那时我失去了理智,我妻子也抱着两个孩子啼哭,我一连砸了他几十下,当我妻子来夺铁锨时,我累的瘫倒在地。我妻子来到黄族长身边,只见黄族长脑浆迸裂,血溅了一地气绝身亡。等我缓过神来,见妻子傻呆呆的坐在地上,两眼发直的看着两个孩子,我从地上起来,拿着铁锨在院角里挖了一个坑,把黄族长埋下,又抱了柴草盖上,把地上的血迹用铁锨除净,这时我妻子也缓过了神来,让我把两个孩子抱到菜园睡下,当我从菜园回到家时,妻子在家己经上吊自杀。后来把妻子安葬后,偷偷的把地和房屋卖掉,今夜我们带着钱和孩子走,特来告知三爷一声。

    三爷听了后说,纸里包不住火,雪里埋不住孩子,这件事早晚会被人知道,古语说的好,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即然在这个村里,受尽了苦难,忍受了常人不能忍受的气,又惹下塌天大祸。孩子,人挪活树挪死,你们要保护好孩子,将来与邻为善。说罢给大太太使了个眼色,大太太立即转身回到卧室,一会从里面出来,只见大太太手里拿了一只小布袋,来到三爷身边将布袋递给三爷,三爷接过小布袋,递给孙兆丰说道,孩子,你一家人到外面谋生活,实在不容易,三爷我也帮不上什么忙,给你一点钱,到外面买几亩地安个家,你趁着夜色一家人快的上路吧,我就不留你了,你这一走咱爷们可能一辈子也见不了面。说完对孙兆丰挥了挥手,两眼有点潮湿,孙兆丰起身给三爷磕了个头,两眼含着泪离开三爷家。

    一早,村里人不见了孙兆丰三兄弟,人们便纷纷议论开来,当村中人正在猜测之时,黄天福自豪的对村中人说,我开了一段时间赌场,赚了不少钱,前几天孙兆丰找到我,对我说道,咱两家是亲戚,你要帮我一下忙,现在我妻子己经死了,我也不想在此地居住了,我想离开这块伤心地,带着两个兄弟和孩子,一齐回祖籍生活,我兄弟没有什么可舍的,只有父亲留下的二份宅基和二亩田地,请你帮我一下,将宅基和田地卖掉。看在亲戚的份上,我黄天福将他的宅基田地买了下来。说罢得意洋洋的对着大伙显摆,大家听后议论纷纷,有的人羡慕,也有的人嫉妒,正在大家谈论时,黄天福又说道,我明天把两份宅基合并在一齐,建造一个大赌场,在建一间厨房,请个厨子师傅,凡是到赌场来玩的,赌不赌都免费吃饭,大家等着吧。经过他这一番高谈阔论,村里的人一下疯狂起来,赌博的风气在这个村一下宣染起来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