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中文网
全民中文网欢迎您!这是老百姓心中的文学舞台,实现全民阅读、全民写作的梦想!!
全民中文网 > 散文诗词 > 春蚕诗韵2

春蚕诗韵  (六十 九) 文 / bianji1

    竹 说

    江宪武

    有一文友,自称另类,每每发出奇谈怪论,比如说“竹”,听之认为有趣,记之

    如下:

    古人说梅、兰、竹、菊为四君子,松、竹、梅为岁寒三友,都少不了竹,名气可

    谓大矣。文人墨客以论竹画竹为乐事。宋代苏东坡爱竹至深,写诗说:

    “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

    清朝郑板桥一生爱竹,以画竹写竹为生命,写诗道:

    “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南西北风。”

    古代文人以“门前千杆竹,家藏万卷书”为自豪。《红楼梦》中那弱不禁风,整

    天哭哭啼啼的林妹妹不知怎么也爱竹,她的潇湘馆有“千百杆翠竹遮映,”连她

    的舅舅贾政也说:“若能月夜在此窗下读书,也不枉虚生一世”。

    少男少女也爱竹,所谓“青梅竹马”,就起源于李白的诗:

    “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

    那竹还有凄惨的爱情故事,有一种竹子表皮有斑痕,叫斑竹,传说是古代娥皇和

    女英思念夫君大舜时滴在竹上的泪痕所致,毛主席也有诗说:

    “斑竹一枝千滴泪,红霞万朵百重衣。”你说竹名头大不大?

    但是,虽然那竹没有得罪我,我却不爱竹。

    你看那竹,在地下是傻乎乎的一根筋,出地皮成笋也是呆头呆脑的心中虚,毛主

    席在《改造我们的学习》一文中引用过一副对联:

    “墙上芦苇,头重脚轻根底浅,山间竹笋,嘴尖皮厚腹中空。”

    腹中空,心中虚也,貌似粗壮,实为外强中干的纸老虎,一出世就不实实在在,

    头尖腹大身子空,长大了怎能独立于世?还不是弱不禁风?

    你看那竹,高梁杆一样的身材,细而弱,圆而滑,(也有方而滑的)天生的不是

    壮士,有群胆无孤胆,成林时高大一片,抱团取暖,貌似强大,独处时便东倒西

    歪,谁见过孤零零的一棵竹子能长几丈高?古人说:“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

    天下”。这竹,  独善其身也不能,何以兼济天下?

    你看那竹,弹簧脖子轴承腰,头上有个风向标,无骨气,无立场,虽能“咬定青

    山”,但也“东倒西歪”,整天点头哈腰,像电影中日本鬼子的翻译官。虽然也

    耐寒但却怕飞雪,雪一压头则只有弯下腰去,只剩低头呻吟求饶的份了,全无它

    哥们“松”的英雄气。

    “大雪压青松,青松挺且直。要知松高洁,待到雪化时。”这是陈毅元帅赞松。

    你看那竹,横截面的材质虽然也坚硬的围成一圈,像个坚固的城堡,但是一节被

    突破,便迎刃而解,毫无坚持到底的精神,故曰:“势如破竹。”

    你看那竹,大都像个深山中的老和尚,不谙世间风情,可笑得很,无性繁殖,见

    花就死,从来没经过蜜蜂蝴蝶嬉戏,小花草小动物也不如,岂不白白来此世上一

    趟?

    你看那竹,只能生长在野地,最多栽于庭院,不可和人类零距离亲密接融。现在

    我们住高楼,怎么能做到苏东坡说的:“不可居无竹”?花盆里栽的竹现在有吗?

    你看那竹,风起沙沙作响,如奔腾的战场,枝如舞动的长枪,叶似杀人的短剑,

    满身萧杀之气,使人望而生畏,我是胆小怕事之人,爱梅,爱兰,更爱菊,独不

    爱竹。

    听了文友这一段话,不禁想起民间的一句俗话:“事有百解,人有百性”。实在

    说梅兰竹菊也好,松柏樟楠也罢,只不过是天地万物之一种。它们的品性如何,

    终是人类为它赋予的。无论哪种说法,只要言之有据,分析入理,都可登大雅之

    堂。正像苏轼评价庐山一样:“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文化的美

    感,正在于“不同”,不然,“千人一面,千部一腔”,那就没有美感可言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