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中文网
全民中文网欢迎您!这是老百姓心中的文学舞台,实现全民阅读、全民写作的梦想!!
全民中文网 > 华章论剑 > 香菱学诗给我们的启示

香菱学诗给我们的启示 文 / 卜宪华

    香菱学诗给我们的启示

    卜  宪  华

    《红楼梦》第四十八回集中写了香菱学诗的故事。作者曹雪芹借黛玉、香菱之口讲述了他自己的诗论和写诗体会。我每读到这些内容,仿佛聆听大师的谆谆教导而受到启发。在诗歌创作上,香菱有什么秘诀?她是如何一步步走向成功的?她对我们现代人提供了哪些借鉴?本文对此作些粗浅的探讨。

    香菱是作者塑造的一位美丽、聪明、善良而命运多舛的女儿,她出身书香门弟,幼年祸遭拐卖,后又沦为呆霸王薛蟠之侍妾,历尽磨难,饱受摧残。在薛蟠离家外游之际,香菱随宝钗住进了充满诗情画意的大观园。她灵性感发,拜“咏絮才”林黛玉为师,开始了“慕雅女”苦志吟诗的一段美好生活。

    林黛玉首先向香菱讲述律诗的基本格律和要点。她说:“什么难事,也值得去学!不过是起承转合,当中承转是两副对子,平声对仄声,虚的对实的,实的对虚的,若是果有了奇句,连平仄虚实不对都使得的。”她又强调:“词句究竟还是末事,第一立意要紧。若意趣真了,连词句不用修饰,自是好的,这叫做‘不以词害意’。”

    学写格律诗,首先要明了平仄对仗格律,掌握各联之间的关系,遵循格律去写诗,但是,又不能被格律的框子死死套住,致使以词害意,所以黛玉强调立意为第一要紧。今天的诗歌创作不也是坚持这个原则吗?还要说明一点,律诗的中间两联要对仗,对仗应是实词对实词,虚词对虚词。曹雪芹为什么说成“虚的对实的,实的对虚的”呢?其实,“虚的”、“实的”和我们今天说的“虚词”、“实词”是两回事。古人的观念,有形迹的境象谓之“实”,无形迹的意、境谓之“虚”;表现“有”的境界谓之“实”,表现“无”的境界谓之“虚”。①如崔曙《缑山庙》的“步随仙路远,意入道门深”,上句写顺着长长的山路步行到古庙,属实,下句写愈行愈深的感悟,属虚。杜甫《登岳阳楼》的“亲朋无一字,老病有孤舟”,上句说亲朋之音信全无,属虚,下句说老病的“我”与孤舟相伴属实。

    学诗者明确了诗的基本格律和要点后,林黛玉要求香菱细读古人的优秀诗篇,目的是让初学者感悟诗的精华、真谛,比如韵律、意境、寓意等等。首选的是王维的五言律诗,杜甫的七言律诗和李白的七言绝句,要“细心揣摩透了”,然后再扩大阅读面。林黛玉为什么要首选这几位诗人的作品呢?他们的诗歌是唐代诗歌颠峰的代表作品,这些诗歌是作者内心真实情感的流露,文字上又不过分雕琢。这与林黛玉(也是曹雪芹)的诗论主张――诗歌应明白晓畅、直抒胸臆基本契合。比如王维的山水诗,写景细致,意境隽永,清新自然,富有诗情画意,形成了一种恬淡自适的悠然意境,抒发了旷达超然的情怀。

    通过细心阅读揣摩,香菱对诗的领悟如何?她说:“我看他(指王维)《塞上》一首,那一联云:‘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想来烟如何直?日自然是圆的。这‘直’字似无理,‘圆’字似太俗。合上书一想,倒象是见了这景的。若说再找两个字换这两个,竟再找不出两个字来。再还有‘日落江湖白,潮来天地青’。这‘白’‘青’两个字也似无理,想来,必得这两个字才形容得尽,念在嘴里倒象有几千斤重的一个橄榄。还有‘渡头余落日,墟里上孤烟’。这‘余’字和‘上’字,难为他怎么想来!我们那年上京来,那日下晚便湾住船,岸上又没有人,只有几棵树,远远的几家人家作晚饭,那个烟竟是碧青,连云直上。谁知我昨晚上读了这两句,倒象我又到了那个地方去了。”香菱对“直”“圆”“白”“青”,能够知道形容得尽,若非细心咀嚼推敲,怎能获得如此深刻的领悟?对“渡头余落日,墟里上孤烟”所展现的境象,体会得如此真切,说明她能结合自己的亲身经历来感悟诗句的意境,她的心是与作者相通的,所以才能领悟到诗的精髓,作出鞭辟入里的分析。

    由于香菱对诗的热爱与痴迷,对诗如饥似渴地学习,终于在较短时间里领悟了诗的“三昧”,初步掌握了写格律诗的基本方法,在此基础上,跃跃欲试的香菱就开始试笔了。曹雪芹仿效初学者的笔调,为香菱摩拟了三首《咏月》诗,显示了初学者习作中易犯的通病以及他们在创作实践中,从幼稚到成熟逐步前进的过程。香菱写的第一首《咏月》诗:

    月挂中天夜色寒,清光皎皎影团团。

    诗人助兴常思玩,野客添愁不忍观。

    翡翠楼边悬玉境,珍珠帘外挂冰盘。

    良宵何用烧银烛,晴彩辉煌映画栏。

    这首诗写得很幼稚,用语毫无含蓄。首尾两联只是说“月亮很亮”,内容十分空洞。第二联的词语直白无味,第三联中的“玉镜”、“冰盘”代指月亮,这些都是被人用滥了的词语,没有新鲜感。对这首诗,黛玉用“措词不雅”来评判,她又指出造成这些毛病的原因,“皆因你看的诗少,被他缚住了”。被什么缚住了?被“咏月”这个题目缚住了。初学者可能认为,咏月就是写月亮的形状和光亮,此外还有什么可写的?黛玉让她,“把这首丢开,再作一首,只管放开胆子去作”。

    第二首香菱写得怎么样?请看:

    非银非水映窗寒,试看晴空护玉盘。

    淡淡梅花香欲染,丝丝柳带露初干。

    只疑残粉涂金砌,恍若轻霜抹玉栏。

    梦醒西楼人迹绝,余容犹可隔帘看。

    这首诗比第一首有了进步,至少在语言和意境上。第二联放开了胆子,能以花香、夜露来烘染月光,尾联出现了诗人的影子,夜深人静时,诗人在隔帘望月。但是香菱还没领悟写好咏物诗的关键在于“寄情寓兴”,第三联又拉上“残粉”、“轻霜”来比附。因此黛玉说:“自然算难为他了,只是还不好。这一首诗过于穿凿了,还得另作”。

    香菱的可爱,正在于她苦志学诗、愈挫愈写、不弃不馁的恒心。香菱“越性连房也不入,只在池边树下,或坐在山石上出神,或蹲在地下抠土,来往的人都诧异。李纨、宝钗、探春、宝玉等听得此言,都远远的站在山坡上瞧看他。只见他皱一回眉,又自己含笑一回”。功夫不负有心人,她终于成功了!大观园女儿们争阅第三首《咏月》诗。

    精华欲掩料应难,影自娟娟魄自寒。

    一片砧敲千里白,半轮鸡唱五更残。

    绿蓑江上秋闻笛,红袖楼头夜倚栏。

    博得嫦娥应借问,缘何不使永团圆。

    与前两首相比,这首诗成熟老练多了,堪称是一首咏月的佳作。首联语意双关:月亮的光华乌云是遮不住的,我香菱的才华不会因命运的坎坷而埋没;月亮给人的感觉是美好而又清寒的,香菱给人的印象是美丽、善良而可怜的。中间两联拓展境界,时间从初夜到天明,空间从江上到高楼,依托有声有色有情的意境,抒发了埋藏心底的幽怨。结句的感喟本是香菱自己的,偏要借处境同样寂寞的嫦娥来发问,想象新奇,增添了诗意的曲折与厚度。“团圆”二字,既咏月又咏人,一语双关,余韵悠长,读者很自然地联想到,世上还有千千万万个命运乖蹇的女儿,正煎熬在水深火热之中,不得与亲人团聚。所以,众人看了都称赞说:“这首不但好,而且新巧有意趣。可知俗语说‘天下无难事,只怕有心人’”。

    诚然,写诗的过程,从幼稚到成熟,别说写三首诗,就是写三十首也未必能达到这样的效果。小说的作者只是用三首诗代表学诗过程中的三个阶段罢了。

    黛玉采用先理论再实践的方式指导香菱写诗,是符合教学规律的。不过,大观园女儿们所处的时代、环境与今天有本质的不同,这些诗歌的思想情感也与今天的时代已不协调,因此,我们绝不能毫无选择的套用这些诗的艺术经验。只有深入生活、体验生活,与群众同呼吸、共命运,紧紧地把握住时代的脉博,灵活地学习、借鉴前人的创作经验,才能创作出体现新时代、新征程、新精神,深受广大群众欢迎的好作品。

    注释

    《红楼梦学刊》2015年第5期第179页

    说明:本文所引内容选自人民文学出版社1982年版《红楼梦》

    (作者系丰县退休教师,长期研读古典名著《红楼梦》,极为喜爱红学研究)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