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中文网
全民中文网欢迎您!这是老百姓心中的文学舞台,实现全民阅读、全民写作的梦想!!
全民中文网 > 散文诗词 > 小荷笑了

小荷笑了 文 / 丁照清

    上周末收到一位家长朋友发我的几张给她小女儿庆生的照片,一家人幸福美满的簇拥着两个宝贝,一周岁的妹妹小脸白白胖胖,一双大眼睛像极了爸爸,八岁的姐姐小荷开心地笑着,嘴边两个浅浅的小酒窝非常惹人喜爱,姐姐拍手带头领唱生日歌,妹妹手舞足蹈,嘴里咿咿呀呀的不知唱的什么,大眼睛一直盯着大蛋糕,爸爸妈妈紧靠着,摇晃着身子,也大声地一起唱,爷爷、奶奶、姥姥点着头幸福地注视着两个小孙女……

    看到着这幸福温馨的画面,特别是小荷脸上甜甜的笑容,心里感慨多多,不禁回想起两年前的情境……

    当时我还在苏北的一个小城里,在一所学校担任一年级班主任,那是新学期开学第一天,学生们都来教室报到,大多都是父母领着孩子一起来的,我正忙着记录一些入学信息,突然传来一阵叫喊声“死丫头,开学第一天就哭啊闹啊,这什么时候是个头!小祖宗,你能省点心吗!”,接着就是孩子委屈的哭叫声,我心里一紧,家长们也七嘴八舌地议论着,“再什么也不能打孩子啊!”、“是啊,看那女娃多瘦小啊。”、“也不知孩子的爸爸妈妈干什么去了。”……大家正小声说着,一个瘦瘦小小的小女孩被猛地推进来,后面跟进来一位五十多岁的农村妇女,嘴里还喘着粗气,看着我大声说“老师啊,求你好好地给我们管管这丫头吧,我是管不了,这路上说的好好的来上学,可进了学校大门就开始闹着回家找妈妈,可你妈半死不活的能管你吗!哎……真是愁死人啊……”不想那位妇女自己也抹起泪来。

    我走过去拉住孩子的小手,蹲下身子边给她擦泪边安慰她“好孩子,老师知道你很懂事,也很听话,是奶奶不对,不该打你,孩子,你叫什么名字,给老师说说好吗”,小女孩停止了哭闹,怯怯地看着我,小声说“我叫小荷,这不是我奶奶,是我姥姥”,我把孩子领到讲台,又问了一些事情,孩子姥姥也挤过来不住地诉说“我真是哪辈子没烧好香,这样命苦,受罪半辈子,熬到闺女出嫁,认为就好过了,谁知碰上这个挨千刀的害人精,孩子没人管没人问……”看她唠唠叨叨没完没了的,我告诉她说,先填好一些信息,我随后再给你详谈,大家也在劝她少说一句,不一会,她便也停下来,一言不发地沉思着……

    后来,我慢慢地了解到小荷家的一些情况,小荷姥姥年轻守寡,为了怕女儿受气,没有再嫁,好不容易把女儿拉扯大,女儿早恋,高中没上完,就下学外出打工去了,那男孩家庭情况较好好,下学没几天又去另一个学校上学了,后来考取一所职业学校,尽管双方家长都不支持两人在一起,可两个人说什么也要在一起,女孩到男孩上大学的城市打工,几乎每个周末两个人都一起度过,尽管吃的穿的都一般,但女孩感到很幸福。

    后来好不容易结了婚,公婆也是心里有些不情愿,但毕竟小两口和他们不住在一起,两个人一起在女孩原来的公司上班,女孩手把手地把一些业务知识教给男孩,两人一起比翼双飞,很快男孩就受到公司领导的好评,经常把一些重要业务交给他去办,每次都顺利完成。

    后来女孩怀孕在家休假,男孩感到责任更大更重了,几乎常常加班,为的是能给孩子多挣些奶粉钱,孩子生下来是一个粉妆玉琢似的小公主,取名小荷,两个人对孩子疼爱到了极点,只要在家就几乎和孩子粘在一起,可公婆一看是个女娃娃,心里又是一阵不满意,嘴上不说,但对孩子是冷淡的,很长时间才看孩子一次,说什么太忙,小荷姥姥一直跟着女儿照看小荷,为了女儿女婿安心工作,小荷姥姥没早没晚地忙活着,一家人知冷知热的也算是温馨的。

    可生活总有一些意外发生,在小荷妈妈休产假时,小荷爸爸经常被派出办理一些公司业务,还带了一个徒弟,是一个刚刚大学毕业的女孩,长的文文静静,有一种很含蓄的美,据说还是公司一领导的表妹,所以小荷爸爸对她格外用心和照顾,慢慢地,风言风语传来了,说什么两人关系有点不清白,小荷妈当然是怒发冲冠,拍案而起,立即审讯小荷爸,小荷爸那敢承认,两人为此拉开了大战的序幕……

    小荷爸没想到事情会这样发展,心里也很闹心,工作一天又累又乏,回到家又是劈头盖脸的训斥和唠叨,所以,他想在外静静,要求到另一个分公司去上班,并且住在那儿。

    小荷姥姥本就是“苦大深仇”之人,又岂能看着女儿女婿这样坐视不管,她要为女儿、为外孙女挣回面子,她要亲自出马,先是去了小荷奶奶家,告了一状,接着又把奶奶爷爷一顿猛训,小荷奶奶也不是省油的灯,最后两人上演了骂架大赛,从楼上骂到楼下,从楼下骂到大街上……

    接着小荷姥姥又劝女儿和她一起去公司大闹,先是抱怨领导胡乱安排,接着是对那位姑娘进行辱骂,姑娘一气之下,不上班了,回家了,姑娘妈妈又加进来进行新的骂战。

    这样一闹,弄得人人皆知小荷爸是一个没良心的白眼狼和色鬼,后来,大家都没有冷静下来,吵吵闹闹成了家常便饭,小荷就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到两岁半,小荷爸就彻底离开了公司,辞职去了外地,也没有告诉家里,找不到小荷爸,小荷妈妈几乎疯了,她对男人的恨意与日俱增,发誓再见到他一定和他离婚,这样的男人留着有鸟用!

    半年过去了,小荷爸回来了,毕竟太想念孩子了,可一场大战不可避免,小荷姥姥上去就是一顿猛打,小荷妈也在助阵,小荷吓得哇哇大哭,小荷爸一下也没还手,他觉得这些日子她们祖孙三人真的不容易;小荷妈看着男人骂什么也不争辩,打也不还手,觉得一定是自己做了亏心事才这样的,又想起照顾孩子的不易,自己心里的委屈,让她几乎控制不住自己,一手就把茶几上的一个水杯向男人头上狠狠地扔过去,嘴里骂着“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我们已经到头了!”所幸男人一躲,杯子落在脖子上,又落在地上摔了个粉碎,男人脖子一片红肿,他摸着脖子怒吼“够了,离婚吧!”他又一次摔门而去!

    后来,两个人真的离婚了,小荷判给妈妈,祖孙三人回到了老家,小荷爸去了外地。人心就是这样怪,本想各自像仇敌似的,离婚就认为解脱了,可没多长时间,小荷妈就觉的心里越来越烦,母亲不顺心就会骂小荷爸坑害她们,更让人揪心的是小荷性格越来越内向,常常一个人静静地趴在桌上想心事似的,大眼睛里满是无奈和恐慌,根本不是她这个年龄孩子的样子,幼儿园老师几次找她们也说了孩子性格的事,眼看就要上一年级了,真愁人啊。

    慢慢地,小荷妈妈又念起小荷爸在家的日子,念起以前两个人吃苦受累却快乐的时光,心想如果没有发生哪些破事,一家人恩恩爱爱多幸福啊,可他人在天涯,再说也不是已经离婚成为陌路了吗!

    再说小荷爸离婚后,心里也痛快不起来,别人是真的有外遇可能没有离婚,可他没有的外遇的却真的离婚了!他几乎每天做梦都是小荷在哭,在惊恐地哭,看到和小贺同龄的孩子,心里像打翻五味瓶不知是啥滋味,终于他觉得自己快挺不住了,一次在超市发现一个妈妈在领着一个和小荷一般大的女娃买衣服时,他目不转睛地看看着小女孩,心里想的都是小荷,女孩妈妈看他的样子,刚想问他干什么,他忙说“不好意思,我女儿和这个娃娃一般大,我想也给孩子买一件。”女孩妈妈说,“你还是一个暖心的爸爸。”看着手里的花裙子,想到一家人在一起的时光,不觉泪滴已落下。

    下午接到母亲的电话,说这几天有空回来一趟,姑妈给他介绍了一个女朋友,回来看看,离异没有孩子的,听到“孩子”两个字,他浑身一颤,“不要说了,我不会看的!我要回去看小荷!”母亲听了,也没有骂他,可能被他那带着颤音的叫喊吓着了吧。

    这样各自痛苦了尽两年,在一个下雨的傍晚,他终于出现在小荷姥姥家门前,这次站在门口,心口砰砰地跳个不停,一会儿,听到一阵咳嗽声,接着是“小荷,小荷”呼唤,但听不到孩子的答语,他听出是自己的曾经的爱人,可孩子和姥姥呢,不容多想,他快步走进院子,看到了那个日夜思念的小小身影,在浇花,“小荷!宝贝!”小荷被吓了一跳,看到是爸爸,竟然哭着说“爸爸,你为什么才来?”尽管孩子声音小的像小猫,但他却听的眼泪汪汪,这全世界最美的呼唤,差点让他幸福地晕倒,他一下子把孩子紧紧地抱在怀里,边亲吻孩子,边说“走,看看妈妈”,小荷妈妈此时也听到了外面的声音,知道是他回来了,泪水不争气地夺眶而出,这两天她生病上火,母亲去买药去了,她挣扎着做起来,男人抱着小荷已进来,一句话没有,两双期盼的眼睛默默地注视着对方,一下子,小荷和妈妈都被爸爸紧紧地抱在胸前了,三个人紧紧地抱在一起,两个大人激动地哭着,只有小荷笑了,甜甜地笑了,嘴角两个小酒窝又快乐地跑出来……

    院中,姥姥静静地站着,也在摸着激动的眼泪……

    当时由于小荷性格问题,经常和家长沟通,和小荷妈妈也成了朋友,当他告知我这些时,我听的心里也很感动的。

    不久,小荷爸爸妈妈复婚了,经历了这么多,他们甚至比恋爱时还相爱,后来又生了一个小公主,爷爷奶奶也完全改变了原来的态度,和姥姥一起把两个宝贝照顾地健健康康,白白胖胖的。

    后来,我由于工作调动,去了外地的学校,但没有忘记小荷快乐的,甜甜的笑容……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