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中文网
全民中文网欢迎您!这是老百姓心中的文学舞台,实现全民阅读、全民写作的梦想!!
全民中文网 > 散文诗词 > 雨中追羊皮

雨中追羊皮 文 / 丁照清

    今天这篇文章,你一看到题目,也许感到很奇怪,羊皮在哪?为什么去追?别急,且听听我慢慢道来……

    三十多年前,那时社会经济还比较落后,特别是农村,几乎也没有什么娱乐生活,我生活的村子里,大人们几乎都是庄户人,一年到头与土坷垃打交道,收入寥寥无几,所以常常是一个钱当两个花,我们小孩子根本不会有什么零花钱。

    但我却有一次例外,一下子自己挣了“一大笔”零花钱,是和一张羊皮有关的。

    记得那是在暑假里,一个下着雷阵雨的午后,父母在床上睡了,下雨天大人多是吃罢饭睡觉休息,雨停了还要到地里看看。弟弟被奶奶领着不知在谁家串门,我才不管这些呢,反正有我的好伙伴三三和我在一起就行。

    三三是我后院邻居家的女孩,上有两个哥哥,所以叫三三,比我大两岁半,不知为什么上学晚,和我在同一年级,就是二年级。三三平时像大姐姐一样照顾我,所以我最听她的话,平时放学也总是一起去拔草,去小河边洗衣服等等。

    那天吃罢午饭,三三就来到我家找我玩,反正下雨也不能出去,为了怕乱醒睡觉的父母,我两个蹑手蹑脚地去了平房上面的一个小房子,那是有时候在平房上面嗮粮食时,父亲在里面睡觉看粮食用的,夜里把粮食堆成大堆,不用再往大屋里搬弄,白天再摊开晒,直到全晒干为止。平时小房子里都是放一些杂物。

    我和三三进入小房子,把小木门一关,我们开心地相视一笑,接着你一言我一句地谈论起很多事,三三个子比我高,她当时正站在那面小窗户边,就用几根布条做的,也没有玻璃什么的。

    我刚要提醒她别站在那,那里要漏雨,外面的雨水被风一吹,老是向小房子里飘,可我话还没来得急说,却听她大喊一声“清清,快来看!那是什么!”

    我赶紧也挤过去站在那里,顺着三三的手指的方向,分明看到在空无一人的泥巴路上,一条大黑狗在拉着一个灰不拉几的什么东西在慢慢地向前拖,“三三,你说黑狗拉的是什么东西,它也不怕淋雨?”

    “那东西一定不是黑狗自己家的,要不下着雨从家里向外面拖,一定是从谁家偷偷地拖出来的,你跟我来,清清!”三三一下子说了这么,我几乎还没反应过来,她拉着我的手就推开门出来了。

    “我们这是要干什么去?”我大声地问,雨水淋得我几乎睁不开眼睛,“我们去追黑狗,你小声点,别让大人听见了。我看看那到底是什么东西。是不是我们家的。”不容我商量,三三拉着我急忙小心翼翼地下来,我们快步出了大门,看到黑狗已在我们前面好远了,要向村东头走去。

    我家几乎是住在村子中间,我和三三一路小跑,也顾不得衣服已淋湿了,“别说话,小声点,别让它发现我们。”三三边跑命令我,快接近黑狗时,它发现了我们,它也快速地要跑起来,还不住地回头看着我们,但它毕竟拉着一个不大不小的东西,跑的并不快。

    我们也不敢离的太近,怕它咬我们,越走近,越看清了,它拉的是一张羊皮,弄得脏不拉及的,也几乎看不出是什么颜色了,又是泥,又是草的,“太好啦!是羊皮,清清,我们要发财啦!”三三激动地使劲拽了几下我的手。

    “发什么财啊,这么脏的羊皮我看都不想看。”

    “你不懂,我们可以卖钱的,要是没人要的话,这样的雨天,谁都没出来,这羊皮就是我们两个的了。”

    坏了!黑狗向村外要跑,接着是路边一片一人高的玉米地,一转眼,黑狗就拉着羊皮溜进了玉米地。

    我们也急忙加快脚步,进入玉米地,可黑狗还是不放下羊皮,玉米地里由于下雨,把我俩的小脚丫都陷进去了,根本走不动,“怎么办?”我着急地喊,边用小手扣掉鞋子和腿上的泥巴,三三一看,一脸惊喜地说“有了,用泥团子打!”

    我和三三急忙抓起泥巴团成一个个大泥球,向黑狗不住地投去,三三手里一个大泥球正好击中黑狗的一只眼睛,它呜呜地叫了一声,丢下羊皮,跑掉了……

    我们高兴地向羊皮跑去,三三一把抓起,还真不小,是一只大羊皮,看着三三脸上的泥水,和手里的羊皮,我咯咯地笑起来,三三也大声地笑,我们胜利了!

    我和三三一起拉着大羊皮,在路边一个水沟里洗一洗,还真看不出,是一张白羊皮,我们把羊皮洗干净后拉着向家走去,真有一种武松打虎凯旋而归的神气,尽管两个人淋成了落汤鸡,尽管也没有一人在欢迎我们凯旋而归!

    回到家,雨也几乎不下了,三三说先把羊皮藏在一个地方,最好不要让家里大人看到,等天气晴朗了,晒干去集市卖钱。我俩轻手轻脚地拉着羊皮走进我家大门,正想着藏在那儿?母亲却出来了,大概早睡醒了,听到我们小声说话了吧。

    “哎呀,两个疯妮子,看淋成什么样啦!”,母亲抬头看到我们两个全身上下湿透了不说,还有很多泥巴什么的,接着母亲低头又看到了我们身后地上的羊皮,大吃一惊“这是哪儿弄的?”

    我不得已把刚才的过程说了一遍,“哎呀,小姑奶奶,你还没吓死我!要是那黑狗掉头咬人怎么办!”母亲使劲地拉了我的胳膊一下,又转头大声训斥三三“你这死妮子更烦人!你比清清大那么多,就这么没心眼去追一张羊皮,被狗咬了咋办!淋感冒了咋办!”

    我和三三一言不发地低头认罪,这时父亲也出来了,一起劝说了我们几句,转头又对母亲说“别咋呼了,赶紧让孩子换衣服去。”

    母亲给我换衣服,父亲拉着三三送她回家了。一会儿,三三母亲和父亲一起回来了,三三母亲一个劲地给我们道歉“大妹子,你别生气,三三这个死妮子,我回去打一顿,清清没事吧,我家的红糖,我送点来,给清清弄一碗红糖水喝。别感冒。”母亲接过红糖,也客气地说“嫂子,没大事的,我就是怕狗咬着两个孩子,这两个妮子真是比野小子还能作!”

    后来,父亲在我们村里挨门挨户地询问谁家少了羊皮,都没少,看来是外村的了,几天后晒干了,我们和三三一再要求自己去买羊皮,可母亲不赞同,怕别人坑我俩,给的钱少。

    最后,我和三三跟着我们的两位母亲一起赶集卖掉了羊皮,当时买了十六元五角,我和三三一人分得五元零花钱,剩下的钱两家一起又买了肉,菜,回来包了水饺,做了两个菜,两家人都热热闹闹,开开心心地在我家一起吃了一顿饭。只记得那顿饭吃的好香好香……

    多少年过去了,三三和我也在不同的城市生活安家,但我们心里都不会忘记那段雨中追羊皮的往事,每一次谈起,都是一番感慨……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