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中文网
全民中文网欢迎您!这是老百姓心中的文学舞台,实现全民阅读、全民写作的梦想!!
全民中文网 > 散文诗词 > 爱里没有惧怕

爱里没有惧怕 文 / 丁照清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故事发生在我的故乡……

    故事里的主人公一个个都是普普通通,平平凡凡的人,他们踏踏实实地走着自己的人生路,不管路上遇到了什么环境,他们始终用一颗装满爱的心去感应,去帮助,去完成,去丰满自己的人生,他们深深懂得爱里没有惧怕,爱里没有寒冷……

    小叶出生在一个美丽的小村子,父母是朴实的农民,小叶还有一个大她十岁的哥哥,叫小木,爷爷去世了,还有一个瘫痪在床的奶奶。

    小叶本是一个聪明可爱的孩子,长的也很漂亮,特别是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非常惹人注目。

    不幸的事情在小叶七岁时发生了,当时小叶下午放学后,有些难受,回家看到父母在忙着把麦秸秆抱着向脱粒机里送,当时还没有收割机,要人工把小麦用镰刀收割下来。本村也没有脱粒机,这是村长借来邻村的,让村民排号使用,因为都等着用,所以干活时动作要快。

    小叶给母亲说了自己有点难受,母亲正忙着,也没大在意孩子,就随口说了一声:“喝点水,去床上躺一会儿吧,我一会打完麦再说。”孩子回屋躺在床上,一会儿就睡着了,后来发烧难受,迷迷糊糊地喊母亲,可没人听到,孩子又睡着了……

    等小叶父母把院子里两大堆麦子脱完粒,才想起孩子,可发现孩子已烧的小脸通红,浑身烫手似的,立即送到镇上医院,可后来还是留下后遗症,对大脑损害不小,智力明显下降了,更为倒霉的是半年后不知怎么又开始发作癫痫病。

    那两年,父母也带着孩子到处看病,可时好时坏的,也没什么效果。有一次冬天,父亲为孩子抓药回来,天早已经黑了,又下着小雨,骑着一辆破自行车,在镇上一条公路的拐弯处,被一辆车撞了,天黑下雨,天气又冷,当时路上根本没人,车走了,那个年代又没有什么监控,可怜小叶父亲就这样被撞身亡了。

    村子拿出一部分钱为小叶父亲操办了丧事,经过这次打击,奶奶没过半年也去世了,母亲整天以泪洗面,身体也愈来愈虚弱,几乎什么也不能干了,小叶更是疯疯癫癫的,在县城上高二的哥哥小木也没心思上学了,只好下学照顾一家人……

    一个男孩子,怎么能支撑起这个风雨飘摇的家啊!尽管当时亲戚,邻居都来帮忙了一阵子,可时间长了,还是要靠自己的,哥哥起早贪黑地忙,为母亲、妹妹看病;去田里干活,学会了所有的农活,母亲看到一年来,儿子由于操心劳累,身子瘦的吓人,脸上也很少见笑容;女儿小叶不愿在家,大门一开,就跑到街上疯跑疯玩,有时还和取笑她的人打架,浑身脏兮兮的,没有一点女孩子样了……

    正在这时候,村里的媒婆张婶上门给小叶哥哥说亲来了,说邻村的高家有一个闺女,长的很俊俏,很能干的,叫冬花,比小叶哥哥大两岁,愿意嫁到这里和哥哥一起过日子。

    小叶母亲一听,仿佛病也好了一大半,但张婶话题一转“大妹子,你家闺女虽然年龄还小,但也要为以后找婆家的事操心啊,你这病身子,再说你也不能照顾孩子一辈子啊;还是找个老实可靠的人家,对咱孩子知疼知热的人家好……”听媒婆这一通说教,小叶母亲着急地说“那真麻烦嫂子给打听打听,有合适的给我们小叶留着……”

    张婶小声神秘地说“这倒是有一个人,还会木工手艺,人老实的很,就是人长得有点矮,年龄也大了点,可不是更和咱们闺女般配啊,也更会心疼和照顾咱们闺女是吧。”

    看小叶母亲吃惊发呆的样子,张婶又热心地劝“大妹子,实话告诉你吧,这个人就是冬花的亲哥哥叫冬根,你也知道的就是“小矮子”,你想啊,要是冬花嫁过来,咱得到一个好儿媳妇不是,又能给闺女小叶找个老实人好好疼她,也不需要她干活,这样还是亲戚,也更不会对咱闺女不好了,这样的好事你好好考虑考虑吧……”

    张婶说完这一通话就摇晃着肥胖的身子,慢慢地走了,临走还没忘说“大妹子,你可要想好啊,过了这个村,就没有那个店了……”

    张婶走后,小叶母亲猛地清醒过来,自己骂着自己真是老糊涂了,再什么也不能把自己闺女找一个大她那么多的“小矮子”,她认识小矮子,个子很矮,罗圈腿,一走路就是一副可笑的样子,人心眼正常,还会木工。但心里还是一百个不同意小叶找这样的人。

    后来母亲把情况说给了小叶哥哥,哥哥一听就急眼了,大声对母亲说“亏你说出口,当时就该一口回绝!小叶这样怎么嫁人,她是我妹妹,我照顾他一辈子,不用再找什么婆家了。我也不会和冬花处对象的!”

    听了儿子的一顿训话,小叶母亲觉得真是有些无地自容,儿子都这样明理,自己又怎么糊涂了呢。

    第二天,小叶母亲去找张婶,把自家不愿意这门亲告诉她,张婶听了哈哈笑了,说“大妹子,你和你儿子真是想的太多了,也别太高攀了,如果冬根长的不矮,年龄也没这么大,人家会要一个疯子吗!”听到“疯子”一词,小叶母亲心里一颤,一阵悲凉涌上心头,气呼呼地说“疯子怎么啦,我和儿子照顾她一辈子!不要你操闲心了!”说完这句就往外走……

    小叶母亲走到村中那棵老槐树下,觉得实在是走不动了,一下子头晕眼花的,就坐在树下想凉快一会,正巧冬花骑车买东西回来路过这,看到她脸色蜡黄,就上前问:“大婶,您病了吧,我送您回家吧,您家在东村的吧。”

    “谢谢你了,闺女,我是东村的,你怎么知道。”

    “记得您有时到我们村上找小叶,我记得您,小叶妹妹这回儿在家吗?您是不是又出来找她?”

    “不是的,小叶在家,她哥哥看着她呢,我到你们村上有点事。刚才心里感到气不够喘,就歇一歇。”

    “大婶,您真不容易啊,小叶妹妹够你费心的了。我家就在附近,要不到我家先歇歇,喝口水再走也行啊!”

    “不了,好闺女,你忙去吧,我歇歇一会儿就走。”

    冬花于是回家了,冬花母亲去世多年,父亲老实巴交,刚从地里干活回来,哥哥在做小凳子,小桌子,她顾不上和他们说话,端了一碗水,刚要出去,父亲说“冬花啊,你哥哥说你张婶刚才来提媒了……”冬花一句话没听完就出去了,不一会儿,就来到大槐树下,看到小叶母亲正站起来要走,于是拉住她让她喝了水再走。

    正喝着水,小叶哥哥小木骑车赶来了,说小叶让后院兰嫂看着,担心母亲身体,想着可能是找张媒婆来了,就赶紧过来了,看到冬花,便感激地说“谢谢你给我母亲送水!”

    冬花说着客气什么,接着又说“奇怪了,你家大婶找媒婆,上午媒婆也去我家了,看来媒婆真够忙的了”

    冬花说完,咯咯地笑起来,小木也跟着微笑,问“你家离这不远吧,你回去吧,天够热的了。”冬花听了,笑着说“不远,就是那个门口树下有长木凳的那家,我哥哥就是人家叫他‘小矮子’的,他做的木工活可好了。”

    小木和母亲一听,大吃一惊,原来这是媒婆提亲的姑娘冬花啊,小木赶紧说“谢谢,你回去吧,我们也要回家。”

    于是各自回家了,小木和母亲一路上在感叹冬花的热情和善良,母亲还叹息道“哎,这么好的姑娘进不了我家门了,如果她哥哥不是小矮子就好了……”小木听了忙说“你乱说什么……”

    冬花回家后,也听父亲和哥哥谈了媒婆张婶来说亲的事,冬花没听完就大喊道“给我说亲,为什么非要和哥哥扯上关系,再说那个小叶子,那么小,又有病,怎么能嫁人!亏你们想的出来!”

    哥哥不好意思地说“我长成这样,娶不上媳妇也是天意,当然不能让人家把这么小的孩子给我们联亲了。”

    父亲看一眼冬花说“我也是为了你们早走的母亲,才去和你张婶商量的,今天张婶又来,说只要你们四个人都愿意就行,你哥哥这样,如果人家答应,也不是一件坏事,过几年,那闺女长大了,再给她看看病,看不好也对得起你哥哥,我们就是图她生个孩子,也会对她好的,一家人嘛……”

    “行啦!别做梦啦!”冬花气愤地打断父亲,骑车就出门了,一路骑得飞快,一会儿就到了东村。

    到了东村,向人问了一下小叶的家在什么位置,就直接去了小叶家,小木和母亲刚进家没多长时间,看到冬花,很吃惊,不知她为什么又跟来了,忙让座,倒水等,冬花是个心直口快的姑娘,张口就说“婶婶啊,你们也知道,我哥哥身体是那样子,年龄也大,可小叶妹妹尽管有病,也不能让哥哥做她对象啊!真的不合适啊!我也给我父亲说了,我找对象和哥哥无关!”她又看了一眼小叶哥哥说“同样,你找对象,也和妹妹无关!我们不要让她们跟着我们受害!”

    听了冬花的这段话,小木和母亲从心里暗暗佩服这个姑娘的泼辣和善良,忙一起说“是啊,是啊,快喝口水。”

    姑娘端起小木递过来的大腕,喝了几口水,对小木说“晚上,我还要和你有事谈,八点我在河边大柳树那等你!”说完谢过小木母子就回去了。

    小木心里说不出是一种什么心情,激动,憧憬,反正很渴望晚上和冬花见面的,冬花的热情似火,泼辣能干,善良直率,都给小木留下难忘的印象。尽管村子相邻,但平时几乎没见过面,小木这几年在外住校上学,冬花只上完小学就不上了,一直在家做家务,有时也去地里帮忙干农活,有时也去集市卖哥哥做的小木凳,小木桌等。

    夏夜,漫天星光灿烂,小木心情激动地来到河边大柳树下,看到冬花早已站在那里了,两个人相互打了招呼,于是冬花提议沿着小河边走一走,两个年轻人边走边谈,谈了好多,好多……从两家的家庭,谈到小叶,谈到哥哥冬根,谈到小木上学,谈到冬花赶集卖凳子等等,后来才不舍地分开。

    小木也奇怪自己怎么一下子就对冬花很有好感,几乎就是爱上了她,尽管他没有一点恋爱经验,但抵制不住冬花的热情似火;冬花也对小木带点书生气的腼腆,以及吃苦能干的性格很看得上,也很同情他家庭的困难,从内心愿意和他一起来面对这些生活的不容易。

    临分别时,泼辣的冬花告诉小木说“我想和你谈朋友,我们一起来照顾老人,小叶,还有哥哥。”小木激动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一个劲地点头,几乎想拉她一下手,又没有勇气,低声说“冬花姐,我会听你的,永远。”

    接下来,小木和冬花恋情进行的很顺利,媒婆张婶见人就说“你看这两个娃多有缘,我一牵线,人家立马就谈成了,哎,就是叶子和矮子没成……”

    一年后,两个情投意合的年轻人结婚了,小木母亲身体也好多了,小叶的病也稍微轻了点,只是冬花的父亲身体生了病,不想吃东西,后来检查说是癌症晚期了。

    小木夫妻一听,也很伤心难过,对父亲伺候的非常到位,直到老人去世。

    后来夫妻俩生了一个男孩和女孩,兄妹俩相差三岁,在父母的教育和言传身教的影响下,成长成为品学兼优的好孩子,长大一些后就懂得和父母一起照顾奶奶,姑姑小叶,舅舅冬根,因为他们成了一个和和睦睦的大家庭,

    后来奶奶去世,姑姑由于病情没再介绍对象,舅舅介绍了两个,没有成功,一家人还是亲亲热热的在一起……

    是啊,亲情,最亲、最暖!爱情最纯、最真!衷心祝福这么有爱有温暖的一家人永远相亲相爱!永远幸福常在!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