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中文网
全民中文网欢迎您!这是老百姓心中的文学舞台,实现全民阅读、全民写作的梦想!!
全民中文网 > 短篇小说 > 吴公传奇

吴公传奇 文 / 邓贞兰

    吴  公  传 奇

    邓  贞  兰

    民国年间,汉皇故里出了个名人,名叫吴公,在徐州蛮有名气。在他的农村老家,有人骂他,穷人夸他,众论不一。有的财主们骂他是无赖,说他是“软硬刁憨精,吓诈唬喽碰,满肚坏点子,一溜鬼吹灯”。说他很坏很坏,却谁也不敢得罪他,惹了他,那就别想得安宁,算倒血霉了。吴公有了事,穷苦百姓会主动上前帮忙。

    助穷人借粮

    他在徐州混了几年,有一年,吴公从徐州回到了老家,正逢灾年,青黄不接,村里的几户乡邻没吃的。他听说有一户农民去西边邻村财主家想借二升高粱,并答应麦收后还二升麦子,连一升也没借来。吴公听了很生气,他说:叫几个人来,推着土车、洪车,带几条口袋(盛粮食的布袋)。等几个人到齐,他说:你们听我的。他如此这般安排一遍,走!大家一起跟他去了。

    来到那个财主大门前,吵吵闹闹,引来很多看热闹的人。财主的儿子出来了,看看是干啥的。小财主问:“你们是干啥的?”吴公说:“找你爹的!”“啥事?”“叫你爹出来说话!”

    老财主明知没有好事,不出门也不行,也得硬着头皮出来。他心惊肉跳地问吴 公道:“有啥事?”吴公冷冷一笑:“找你要两石高粱。”

    老财主一听,吃了一惊:“我不该你,不欠你,给我要的什么高粱?”

    吴公蔑视一眼,嘴一撇,冷冷笑道:“你真是贵人肯忘事呀!这才几年,在徐州的事你就忘了?”

    老财主不理解,“在徐州怎么啦?”

    “四眼狗不咬人——装呆?你偷了人家,被抓到警察局,罚你20块现大洋,你求到我了,咱是乡邻,我能不帮忙吗?我花20块现大洋把你赎回来的,这事你就忘了?”

    看热闹的一阵窃窃私语,老财主气得脸都变青了,“无中生有,想讹人?”

    吴公说:“多亏还有证人在,你就耍赖了?”

    “谁是证人?”

    吴公指指推车人,“就是他呀!”

    推车人按事先定好的计谋,“我是证人!只见你借钱,没见你还钱。”

    吴公问:“你还有啥话可说?谁能证明你没借我的钱?谁能证明你还了?”

    老财主就像癞蛤蟆招打——干鼓肚了,半天没说出一句话来,众人交头接耳,议论纷纷。随去的老头看看火候已到,便对吴公插言道:“爷们,咱们东西两庄,老邻世交,世代友好,不然你也不会借给他钱,好事既然做了,也不能再为此翻脸。依我说,叫他给你两石高粱,从此一笔购销,你给老叔留个面子吧。”跟班的人也跟着原盘子。吴公说:“既然老叔说了,这个面子给你留了。不然,我得叫大伙跟着,到他闺女婆家去吆唤他,逢集逢会还得吆唤,说他为富不仁!”

    几句话,正击中老财主的软肋上,因为他的闺女刚说就一个好婆家,吴公是说得到做得到的人,俗话说,富不给穷斗,穷不给极斗,得罪不起。幸亏有老头圆盘子,无奈,只好出粮买安了。让推车人到家灌粮。

    开始上西庄,大家气力不足,回来,推车的,拉车的,个个都像腚里安了发动机!

    粮食拉到家,吴公说,凡是这次跟着拥班的,粮食平均分,吃粮不要钱,吃了永不还。众人一听,这样的好事谁不高兴?正是:大家都把吴公夸,情系穷人顶呱呱。财主骂他是无赖,丢人破财财主家。

    吴公一条计,为民出了气。众人拇指摇,真是好样的!

    有的财主骂他是无赖,他说,是无赖又怎的?刘邦的爹还骂刘邦是无赖呢,无赖照做皇帝!

    浴室里丢裤子

    有一年,吴公从徐州回到老家,听说乡邻老八进城洗澡,褂子在浴室里丢了。叫老板包他,老板不包,心里很气。过了几天,吴公便去找老八,邀他一起进城,还到丢褂子的那家浴池去洗澡。并说,他不包褂子,叫他包条裤子。老八尴尬地笑了笑:不可能。还是被吴公催着一起去了。

    吴公戴着礼帽,穿着大褂,新鞋新袜,和老八一起进了那家浴池。

    洗过澡,吴公歇了歇,要穿衣服,找不到裤子了,便连连大声喊道:“我的裤子呢?我的裤子呢?”老板问:“你放哪里的?”

    “就放这里的呀,跟大褂子放在一起的。”

    “大白天,洗澡的还偷你条裤子?”

    “洗澡的不偷你偷了?”

    当时浴室没有衣柜,老板不好解释了。吴公说,“我穿条新裤子来的,连裤头也没有了,让我光腚走?”

    吴公故意大吵大闹,引来不少人,大多向着吴公。他得理不饶人,不包条新裤子,就不走了!老板无奈,为了生意,只好包了他一条新裤子。

    其实,吴公去洗澡,外边只穿大褂,根本就没穿裤子。

    洗澡回到家,把新裤子给了老八。老八很感动:“今天弄四两,我请客!”

    吴老爷镇场

    当年,大军阀吴佩孚在苏鲁豫一代,名气很大,势力很大。吴公自称是吴佩孚的侄子。

    有一年,一帮卖艺的武术表演队,来到徐州,人生地不熟,由于当地地痞流氓捣乱,打不开场子了,丢人作难了。有人告诉他,只有请吴老爷镇场。他们真的请到了吴老爷。吴老爷头戴礼帽,身穿大褂,鼻梁上架着有色眼镜,手提文明棍,坐在椅子上,几个卖艺人用扁担抬着他,有的手持棍棒刀枪,还有的随椅子挥扇伴舞,在场内转了几遭。他还在场内 讲话:我大爷是吴佩孚,他问我,在徐州,有敢欺负咱吴家爷们的吗?我告诉他没有。我的朋友很多,都对咱爷们很好、很尊重。他听了很高兴,并说,有求到咱帮忙的,你就帮忙;有胆敢欺负咱爷们的,你告诉我,我给你出气。各位看客,今天这个武术班,都是我的朋友,有吴老爷在此,我看那个小子敢捣乱?

    演出场子被他这一来就打开了,场子被他镇住了。流氓恶棍也不傻,谁也不愿引火烧身,谁也不愿疤拉眼照镜子___自找难看,便偷偷的溜了,卖艺人放心卖艺,十分感动。吴老爷越来越响。

    帮人卖笊篱

    有一年,吴公在微山湖边做生意,他乐于助人,办事能力强,很快就出了名. 腊月中旬后,风雪连连,成不了集会了。一位卖笊篱的外地人,看看已到腊月二十六七,带来了百把笊篱和百张灶君,没发市,也回不了家了,借点本钱,咋办?难得要死。别人劝他,找找吴老爷,看看他还能想点法不。货主见了吴公,磕了个头,说明情况。吴公很同情,表示乐意帮忙。他问问价格,商人告诉他:原来一把笊篱,合一斤小麦价,现在,加一张灶君,还卖一斤麦价行吗?吴公说,“就这吧。你把货全带上,咱一起去见开明财主。

    二人见了财主,说明来意。吴公说:人行善事,必有好报。你这是积德啊!他又说明了价格。老吴说:“你把货全留下,付清他钱,我帮你跑腿,打下麦子来,一粒不少你的,差多少我包你。”财主信得过老吴,当场办成。

    老吴找了几个帮忙的,当天就落实到位了,众人皆大欢喜。

    卖笊篱的,感动得千恩万谢。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