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中文网
全民中文网欢迎您!这是老百姓心中的文学舞台,实现全民阅读、全民写作的梦想!!
全民中文网 > > 泪水浸润的谎言

泪水浸透的谎言 文 / 丁照清

    那是二十多年前的一个冬天,那时候,我还是一个文静内向的女孩子,在县城上高中。

    记得那是一个周三的早读,班主任肖老师在班上突然宣布“同学们,一个十万火急的任务,今天放一上午的假去完成!由于种种原因,学校要求我们全校师生为校舍整改集资,后来学校有条件了会再退还给大家的!每位同学180元,这也是个吉利的数字……”

    听到这里,我的头猛地一下就疼起来了,后来老师读的什么文件,做的什么要求,我一句也没听心里去,满脑子想的是我怎么去凑集这些钱?还要一上午的时间完成……

    我木然地收拾着桌上的书本、试卷、文具盒,心里想着不知还能与这些伙伴相处几天?如果交不上集资钱……我几乎不敢想下去了。

    满腹心事地回到宿舍,不少同学已整装待发,嘴里大都嘟哝着集资这么多钱的事,我一向不太多说话,坐在自己床边,默默地听着,看着,想着……

    几个姐妹和我打过招呼,都走了,我满脑子还是乱乱的,去哪?回家拿钱不会有结果的,父亲离世这一年来,母亲已经够辛苦了,家里地里,白日黑夜的忙,又赶上弟弟身体不好,患上哮喘,老是不好,总是看病……

    猛然记起才来县城上学时,那时父亲还健在,他曾告诉过我,说县城有一家远房亲戚,一个姨姥姥家的表舅在什么劳动局上班,表妗子在医院上班,家庭条件挺好的,说要是我在县城上学真有什么困难,也可找找他们,因为每年农忙时节,父亲给姨姥姥家帮忙干了很多农活……

    我好像一下子就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似的,思维一下子也活跃起来,又记起父亲丧事时表舅也来了,还交代了我两句说在学校有什么生活困难时就去找他什么的,对!去表舅家看看吧。

    我只记得表舅家住在劳动局家属院,骑着车子到了家属院门口,门卫让我登记,说什么怎么一次也没见过我,当知道我去找谁后,热情地告知我在几楼几单元,我很快就到了表舅家门口了。

    我的心不由地又紧张起来,我深呼一口气,鼓足勇气敲响了门,很快一个热情的声音传来“来了,请等一下。”

    门开了,一个三十七八岁穿着很得体的阿姨站在门口,她吃惊地看着我,看得我心里怯怯的,慌的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你找谁?你是一中的学生吧。”她看到我身上的校服。

    我接着说“我是来找表舅的,您是表妗子吧?”接着我把父亲的名字告诉她,她听了立刻拉我进屋,边说“你看我这记性,你是那个兰嫂家的清清吧,我是你舅妈,别妗子妗子的叫,听起来不得劲;你表舅去上班了,他前几天还说起你们家的事,没想到你已经长这么大,都上高中了……”

    我坐在沙发上,一直听舅妈一个劲地讲,她说“你看你,怎么这么瘦,女孩子不能太瘦,也买些荤菜吃,也要多吃水果的……我今天是夜班,你也可以在这多玩一会儿,吃了午饭再走……”可她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忙问“哎呀,清清,不对吧,今天不是周末,你怎么没上学啊?来这一定有事吧?”

    我忙把学校让学生集资的事说出来,她一听,立刻嘟嘟地给我分析起来,说学校这样做是怎么怎么不合适,听了好长时间,我小声地恳求说“妗子,不,舅妈,我想先从你们家拿点钱交上……”她几乎还没听我说完,就斩钉截铁地告诉我“不行!不行!这是原则问题,你想啊,这不合适的事,我怎么能给你钱去做啊,学校不该让你们学生集资的,所以不能交!再说还要交这么多钱!你知道的,我家也有两个孩子上初中,还有孩子的爷爷奶奶、姥姥姥爷都在乡下……这一个月下来,就是不少的钱啊!”她说着意味深长地看着我,又热情地说“当然,你要是没有饭钱什么的,三十二十可以给你点……”

    我只觉得脸上发热,不好意思地站起来说“我先回学校了,谢谢你,舅妈。”

    我快速下楼,几乎要摔倒的节奏,后面舅妈不住地喊“清清啊,看你慌什么啊,我给你装几个苹果带走……”

    我回到放自行车的车棚里,眼泪一下子流出来,我慌忙擦去,骑车逃之夭夭……

    骑车在马路上,车水马龙,我不由自主地骑到了新华书店,记得以前心情不好时常常读读书,在书店逛一逛就可以调节一下,可今天我走上台阶,却不想进去了,我坐在最上层的台阶上,呆呆地看着来来去去的行人,脑子里一片空白……

    “清清,你怎么在这儿坐着?”我的肩膀被轻轻地拍了一下,我抬头一看是我的同班同学小秀,她刚从书店出来,手里还拿着一本书,“我想静静脑子,一会儿回家。”“好的,那你不要做很长时间哦。”小秀走回去了,高高的马尾辫,一甩一甩的,她家住在附近,父亲是我们学校高三语文老师,母亲在超市上班,只有她一个孩子。是的,她不用为交集资钱花费一点儿心思,可以读读书,逛逛街……

    “不行,还得想办法。”我在心里自言自语,起身骑车到我们镇上,十几里的路程,我用了不长的时间就到了,我走进了在镇上开水饺店的小姨家,小姨看我一脸疲惫的样子,忙问我“出了什么事?清清,你不是在一中上学吗,怎么跑我这来了?回家了吗?”我的泪水不争气地流下,我撒谎说“我今天回家拿一本书,开学时忘记带了,可我妈让我来,说家里没钱了,说先从你这拿点钱用着,180元,说下个月卖了那一窝猪仔还你们……”

    我也惊奇自己怎么这样圆满地撒起慌来,是不是怕说了集资的事,再怕小姨不借钱给我……小姨听了稍微一震,但紧接着平静地说“你来的也正巧,你姨夫刚想换几套桌凳,那就过一段时间再换吧。”我也看到了屋子里几套桌凳也真是又旧又破的,小本生意;生意多数时间也不忙,有时姨夫抽空也去附近建筑工地干几天,一个小表弟上小学,平时我们两家关系挺好的。

    小姨边说边去里屋拿出了200元钱,说“清清啊,多的二十元你留下,到学校给自己买些饭菜吃,上学也要注意身体,你弟弟身体不好,就够大人操心的了,你千万别再把身体折腾坏了,看你脸色也不太好。”我含泪接过钱,使劲地点点头。

    小姨又煮了一碗水饺让我吃,吃完后,我就返回了学校。

    下午班上绝大多数同学都带来了集资钱,班主任老师在教室收钱登记,后来,他在讲台上说“早上我也讲过了,如果哪位同学实在家庭困难,拿不出这么多,可以先写申请,学校批准后可以减免一部分或全免……”听到这里,我心里咯噔一下,都怪自己早上没有听清,只胡思乱想怎样凑钱,现在钱也交上去了,又不好意思告知老师实情,也不能写申请了,心里总觉的疙疙瘩瘩的难受,想着想着,眼泪又下来了……

    肖老师也许发现我老是低着头,就让我出去一下,在教室外的走廊里,老师和我谈心,问我为什么没写申请,并且告诉我说,每个班都有两三个减免名额,隔壁班的名额都转给我们班了,因为隔壁班几乎没有家庭情况差的,由于我的家庭情况困难 ,我的集资费就交50元就行,然后老师让我写一份申请上交。

    第二天老师就把我多交的130元退还给我了,我拿着钱,心里乱乱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是还给小姨家还是放家里让母亲先用……

    到了周末回家,我把150元钱,一张张整理好放在口袋里,我已经想好了,先回家给母亲道歉,把事情的经过说给母亲,然后再去把剩下的钱给小姨家送去!

    回到家,母亲正在菜园里砍白菜,弟弟也在帮忙,还是咳嗽,我看到他有些苍白的小脸,心疼的难受……母亲告诉我说大队喇叭广播了说明天有霜冻,所以先把过冬的白菜收回家,我帮着一块干,快到黑天时才忙完。

    回到家,我就站在母亲面前道歉,简单地把借钱的过程给母亲说了一遍,她听着也留下了眼泪,说“我以为你回来不会说的,其实你去小姨家的第二天她就上咱家来了,还给你弟弟妹妹买来了一些吃的,问你回来了吗,当我告诉她你没回家时,她什么也没问也没说你借钱的事,只是提醒我说,以后让清清多增加些营养,上学够苦的;正巧县城的表舅上午来看你姨姥姥,也顺便到咱家来了,说起你借钱的事,说你妗子当时没借给你,实在不应该的,然后要留下200元钱,我没有留,告诉他说,孩子小姨给清清交上了……”

    “小姨不是没告诉你吗?”我流着泪问,母亲也擦了一下泪说“你小姨那天问你回家了吗?我就觉得有什么事;后来你表舅说你借钱的事,我就一下子联想到你去小姨家已经借到钱了。当然你小姨怕我难过,没有告诉我。还让我以后多照顾你……”

    我含泪倚在母亲身旁,母亲为我理了一下头发说“明天正巧是镇上集市,我们卖点花生和白菜,凑够50元,再加上你带回的150元,一起还给你小姨家,都不容易,好借好还……”

    我使劲地点点头,弟弟也在一边说“我明天也去赶集!”我走过去教育弟弟要多吃点饭,别跑快,按时吃药什么的,他像个男子汉似的说“我会好的!姐姐,我们家也会像别人家一样好的!”

    我的泪水又一次浸润了心灵,也浸透了那些我曾经的谎言……

    后来,我们母子几个真的把卖白菜、花生的钱,加上剩下的钱,还上了小姨家的钱……

    多少年过去了,我们的生活也越来越好,但那次撒谎的事牢牢地刻在我心底,只因那段简单困苦的日子里有更多的爱和温暖……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