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中文网
全民中文网欢迎您!这是老百姓心中的文学舞台,实现全民阅读、全民写作的梦想!!
全民中文网 > 微型小说 > 哭泣的石榴花

哭泣的石榴花(上集) 文 / 丁照清

    这是一个真实凄凉的爱情故事,故事的主角是我本家的三爷爷和一个叫朵儿的姑娘。

    三爷爷天生是个驼背,上有两个哥哥,所以生下来爹不疼娘不喜的,在那穷家贫院的农舍,也没有什么钱去治疗他的驼背,于是“三驼子”成了他的名字和象征……

    三驼子天生聪明,据说小时候跟他爷爷赶集偶尔听一听,看一看,说书啊卖唱啊等当年那些街头艺人的表演后,回到家就能给小伙伴们说一段,唱一段,并且像模像样,所以,虽然人小,围在他身边的小伙伴比两个哥哥的伙伴都多。有了这方面的小能耐,家里人也开始喜欢这个驼背儿子了。

    在他爷爷的劝说下,父母终于同意十岁的三驼子跟着集市上的说书大师傅金大嘴拜师学艺了,尽管聪明,但他从小没有进过学堂,名字都不认得,学东西全凭记忆,所以挨打挨骂是常事;小学徒其实也是小佣人似的,在师傅家什么脏活累活都要干,尽管是个十多岁的孩子。

    春去冬来,在师傅家干了三年了,说书技艺也学的很不错了,但师傅家还是不想让他出师,一是年龄小,在集市卖艺不能独当一面;二是师母接连生了四个姑娘:花儿,朵儿,叶子,果子;才有了一个儿子:柱子,女孩子多,男孩子小,师傅又赶集上店的去说书卖艺,所以师傅家的农活几乎全是三驼子和师母、大师姐一起干。所以三驼子就又留在师傅家再学艺三年。

    听到这个决定,三驼子和二丫头朵儿很是开心,因为二人年龄相仿,朵儿姑娘性格泼辣,古灵精怪,一双大眼睛轱辘一转就是一个鬼点子,两个人相处的像好哥们似的;三驼子对朵儿姑娘既羡慕又崇拜,当然更喜欢,因朵儿几乎是不喊他“三驼子”的唯一的人,她常常甜甜地喊他“三哥”,朵儿姑娘最喜欢石榴花,每当院中那棵老石榴树开花时,“三哥”常常帮朵儿采花,做成一个花环,朵儿戴在头上,就像一个小花仙子……两个孩子亲如兄妹,大人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毕竟都是孩子,一起乐一起长也不是什么坏事……

    朵儿姑娘在父亲心里也是比较有地位的,除了儿子,几个女孩儿中最疼爱朵儿了,说书人当然不喜欢闷葫芦似的性格,大女儿花儿太文静内向,三女儿叶子长相太丑况且一点小事就又哭又闹,小女儿果子就知道吃,好像对什么事也不感兴趣……

    朵儿虽然没有上过学,但父亲疼爱她,教会了她几百个字,所以朵儿有时还热心地教三驼子认字,最先教给他的字就是“三哥”、“朵儿”,朵儿解释说这几个字两人要叫对方一辈子,三驼子感动地几乎要落泪,唯有好好用功记住这些让他永生难忘的充满温暖的字眼……

    尽管吃不饱穿不暖的,但十五六岁时三驼子就长的人高马大了,个子一高驼背也显得更刺眼了;但并不妨碍人们对他的喜爱,特别是朵儿姑娘,对她的喜欢程度与日俱增;三驼子的说书能力几乎能和师傅平起平坐了,集市上,常常是三驼子打主场,师傅只是指点一二;朵儿姑娘也常常跟着,像个小管家一样,指挥着大家忙这忙那……

    三年很快就过去了,三驼子也到了真正谢师辞别的时候了,时间定在农历五月初八,因为第二天是当地镇上大集,三驼子要单独一人开场子上台开业了!

    初八一早,三驼子就回家去带谢师的礼品,那时大哥已成家,二哥刚让媒婆介绍了一个对象;家里也只是象征性的准备了一些礼品,就是四只大公鸡,两条大鲤鱼,三驼子和父母正收拾着东西,猛地听到“三哥!三哥!”,他知道是朵儿来了,出屋子一看,朵儿已经进门了,三驼子一家忙问候和让座,“朵儿,你怎么来了,我一会儿就去你们那里,爹也一起去。”三驼子边说边把一碗水给朵儿“喝点水,看你热的,脸上都是汗。”

    朵儿摆摆手,着急地说“哪有功夫喝水,我们再去买点东西吧,这两样我爹会不高兴的,人家谢师都是四样礼,还有六样的。”听了朵儿的话,一家人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因为家里实在是没有钱再买礼品了。

    朵儿使劲地拉一把三驼子,小声说“三哥,我自己攒的一点钱,咱赶快去买点东西吧。”边说边拉着三驼子出门,可是又能卖些什么呢,那时候也没有什么超市,街上也几乎没有买东西的,因为不是赶集的日子,“对啦,你们村里谁家养羊的,买两只就可以了。”

    于是到了大槐树下孙二奶奶家,她家有十多头羊呢,到了一看,孙二爷爷刚好要去放羊,朵儿姑娘反客为主,热情地解释说,她是三哥家的亲戚,想给弟弟买两只羊放着玩,孙二爷爷挑选了两只毛发平滑的不大不小的黑色羊,用绳子拴好让三驼子牵着出了大门。

    朵儿又交代了三哥几句,就赶紧回家了,怕时间长了父亲知道了。三驼子牵着羊回到家,父母一看,忙问怎么回事,三驼子说是朵儿姑娘帮忙买的,她爹不知道……,母亲忙说“真是天下难找的好心眼姑娘!三驼子,我们有了钱,一定要加倍还人家啊”,父亲也咧着嘴笑着点头答应“是啊,是啊,真是个好姑娘……”

    父子二人带着礼物,向师傅村子走去,遇到的人们都热情地打着招呼“哎吆,三驼子出师啦!”三驼子父亲自豪地回着别人的话“是啊,是啊。”三驼子也抑扬顿挫地带着唱腔回答“也谢谢老少爷们,兄弟姐们,明天大集上见!”因为就中间隔着一个村子,不一会儿就到了师傅家门口了。

    “师傅!师母!”三驼子边进门边喊,朵儿姑娘一下子跑出屋子,师傅一家也出来迎接,“哎呀,你看看三哥给我们带来了小羊,快来看,柱子!你最喜欢的小羊!”朵儿姑娘笑着大声喊着弟弟,弟弟妹妹一看到两只小黑羊,都高兴地手舞足蹈的,忙着给小羊找菜叶,青草什么的……

    大家进屋坐下来,客气了一番后,三驼子父亲指挥儿子给师傅师母磕头谢恩;师傅又交代了三驼子几句以后自己说书时要注意的事情,然后师母和女孩儿们到厨房开始准备饭菜,三驼子父子和师傅在屋子里交谈……

    师母指挥着孩子们洗菜,切菜,三驼子也帮忙宰鸡杀鱼,正是石榴花开的时节,满满一树火红的花儿,映衬着树下的欢声笑语,好一派祥和热闹的场景……

    “哎,要是三哥不走,多好啊!”朵儿突然有些伤感地说了一句,“没事的,朵儿,我还会回来看你们的……”三驼子立即安慰朵儿,师母也笑着说“当然的,家里的活少不了你三哥的!”……

    不觉就到了吃中午饭的时候了,大家把饭菜摆上了桌子,师母让女孩子们一会儿再吃,但三驼子父子一再要求大家一起吃,于是全家都坐在桌边,大人边谈话边喝酒,小孩子边吃菜,边听大人说话,师傅今天也准许三驼子喝酒了,他喝的脸有些红,大家都笑他,三驼子也有点不好意思,朵儿忙说“男子汉大丈夫,怕什么,不偷不抢的,喝点酒怕什么!”“就你嘴快!死丫头。少说一句吧,看你姐姐也有个大家闺秀的样子,哪像你……”师母笑着白了朵儿一眼,花儿姑娘抿嘴一笑,也没说什么,大家一起笑起来……

    这顿饭吃了好长时间,师傅和三驼子父亲都喝了不少酒,三驼子父子真的要告辞了,师母指挥着女儿们给三驼子把收拾好的铺盖、衣服什么都拿来,朵儿对母亲说“要不再装一点鸡肉带回给大娘吃吧,天热,剩下的再坏掉可惜了,再说我们也都吃罢了,对吧,娘,……”师母笑着点头说“就你这鬼丫头精,会借花献佛,好的,好的,收拾点饭菜让你三哥带回去吧……”

    三驼子父子带着大包小包的,师傅一家人送到大门口,三驼子看一眼大门,五年了,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是那样让人留恋,师傅的教诲,师母的叮嘱,更有活泼的二师妹朵儿给了自己多少快乐啊……想着,不由眼圈红了,忙把头转向一边,嘴里说着“师傅,师母,师妹们,你们都别送了,回去吧……”

    细心的花儿和朵儿姐妹早发现了三驼子哭了,花儿忙推一把朵儿,示意朵儿劝劝三驼子,朵儿跑到爹跟前撒娇道“爹爹啊,三哥给我们家帮忙干了多少活啊,今天就走了,你也会想他吧,要不您歇一歇,我替您送三哥几步,行吗,爹爹?”一边说,一边使劲摇着父亲的胳膊,“唉,你这鬼丫头要是个男娃就好了,爹可以把什么都传给你,去吧,送送你三哥吧……”

    得到父亲的恩准,朵儿和三驼子父子一起走了,本只想送三哥一段路,可说着,走着,已经快到三驼子家了,三驼子父子一定要让朵儿姑娘去家里坐坐,于是朵儿就到家里去了。

    走到家,三驼子母亲见朵儿姑娘来了,感恩不尽,又看到带来的饭菜,从心里感到这闺女真是个会疼人的好孩子,突然想要是自己的三儿媳妇那该多好啊!可儿子是个驼背,又怎么可能呢……

    朵儿在三驼子家和他母亲说了一会话,三驼子就带朵儿去河边大树林凉快去了,下午三四点,庄稼人几乎都在家休息,一大片树林里不见一个人影,高大的白杨树遮天蔽日,林中的小路蜿蜒曲折,两个年轻人在路上一边说笑着,一边开心地追跑……

    一下子三驼子追上了朵儿,抓住她的手,朵儿脸一红,小声说“三哥,我好想让你一辈子就这样抓住我……”三驼子听了,心里砰砰地跳个不停……竟然激动地说不出一句话,“三哥,我喜欢你,你知道吗……”朵儿见三驼子不说话,便害羞地告知三哥,三驼子听了一下子把朵儿抱在怀里,“朵儿,我……我也喜欢你”三驼子哭了,两个人就这样静静地抱着,哭着……只有白杨树哗哗作响,只有远处的小河流缓缓地流淌……

    “朵儿,我是个驼背,你……”三哥低声对朵儿说,朵儿没等三哥说完,就忙着用手捂住三哥的手,说:“我不管你是什么样,我就喜欢你,谁也管不住我……”两个人山誓海盟一番,三哥便把朵儿送到快到大门口时就回家准备第二天赶集说书的事宜了……

    第二天一早,朵儿就偷跑出来,到三哥家来了,告诉三哥说是爹让她来帮忙的,二人来到集市,简单地搭成一个遮阳的棚子,当做卖艺台子,朵儿又把几条红布条搭在上面,也许附近的三里五村的人大都知道了三驼子今天要开张说书了,所以来的人还是不少的,泼辣能干的朵儿先是给大家做了简单的介绍,然后三驼子开始了第一次自己独自开说!他穿着一件灰色的长袍大褂,手拿一把折扇,真的像模像样,高亢的声音一开嗓,那就迎来阵阵掌声!精彩经典的《秦琼卖马》在三驼子抑扬顿挫的评书说唱中圆满落幕,人们啧啧称赞三驼子不亏是金大师傅的高徒,也纷纷把钱递过来,朵儿忙着一边收钱,一边道谢……

    下午收摊回家,朵儿提醒三驼子用挣来的钱给师傅和父亲都买了两瓶酒,给师母和母亲各买了一斤茶叶和一斤白糖,满载而归……

    到了家,朵儿帮忙做饭洗衣,本来朵儿想回家吃晚饭,可三哥一家人热情挽留,就留下来,吃罢晚饭,三哥父母出去走走,也是为了给两个年轻人在家说话的机会……

    微风吹过,阵阵石榴花的清香飘来,坐在石榴树下的两个年轻人,心里也是一阵阵激动,三哥动情地说“朵儿,如果我们要能一辈子这样,我死都不怕……”“你坏蛋,我不让你说这样不吉利的话,我要嫁给你,我会照顾你一辈子,你也要一辈子对我好,今天我回家就给我爹娘说一说我俩的事……三哥,我就喜欢你……”朵儿边说边向三哥身上靠,三哥拥着朵儿,泼辣的朵儿大胆地亲吻着三哥,一阵阵幸福的暖流遍布两个年轻人的周身……

    晚上三哥把朵儿送回来,也顺便给师傅汇报一下今天集市说书的情况,以及送来给师傅、师母买的酒、白糖、茶叶等,刚到家,师母就因朵儿偷跑把女儿训斥了一顿,师傅也一脸不快地对三驼子说“你虽然出师了,但也要再学再练;还有你以后不要和朵儿走的太近,免得人家说闲话,都不小了……”,三驼子听着,一个劲地点头“是,师傅!”

    谁知性急的朵儿突然说“说什么闲话,谁爱说说去!我就是喜欢三哥!”父母听了大吃一惊,母亲厉声道“小姑奶奶,你小点声,这样丢人的话,你也敢喊!”

    “你快走吧,天也不早了,以后没事就别再找朵儿了!好好挣点钱以后让媒婆给你找个媳妇,朵儿你想都别想!”师母也一改往日的慈善,狠狠瞪了三驼子一眼,下了逐客令,三驼子只好默默地走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