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中文网
全民中文网欢迎您!这是老百姓心中的文学舞台,实现全民阅读、全民写作的梦想!!
全民中文网 > 散文诗词 > 咬牙活着,唱着……

咬牙活着,唱着…… 文 / 丁照清

    一大早,我睁开眼,先拿过手机浏览一下信息,朋友圈里广告推销、奇闻怪论、炫富招摇、捶胸哭诉、心灵鸡汤羊汤之类铺天盖地,一股脑儿向我扑来……

    扑来有何用,在一次次身疲力竭中,我已修炼好一双慧眼,胸中自有定海神针,快速捕捉我需要的精神食粮。慢!我又一次揉揉眼睛,再瞪大一点,看准了,没错!是“皮皮”!我被她的一条信息吸引了,是她在朋友圈发的一段夹杂着伤感、顿悟、倔强、冲锋、拼杀,散发着汗味、草味的内心告白:

    “夜暗了,星星不睡,月亮无奈;人睡了醒了又睡了;撑破肚皮、饿干牙齿的都睡不着,闲的蛋疼、忙的头晕的都不入梦;老的扮嫩、小的装老的与我有何干,我素面朝天面不改色心不跳地往前走,我相信自己不管怎样都会咬牙活着,唱着……31岁生日!祝福自己!”

    哦!昨天是皮皮的生日,又看到她深夜发给我的两句话“咬牙活着,唱着……不信日落换不回日出;人生路上多崎岖,还得走……”

    皮皮不是她的本名,是她自嘲自己的人生把她磨砺锤炼成一个抗击打能力很强的斗士,自己戏称为“皮皮”,也成为了我们几个朋友对她亲切的称呼,带着我们内心对她的一种钦佩夹杂着惋惜的复杂情感。

    皮皮是我结识的一位家长朋友,她本是一个喜爱文学的文静小女子,文秘专业专科毕业,在一公司做文秘,只做了一年,因看不惯办公室同事阳奉阴违,逢迎巴结的行为,愤而辞职,回家想休息几天继续找工作。

    无奈那几天母亲感到身体特别不舒服,到医院一查,却患上不治之症,就几个月的寿命了,母亲想在离去前看到自己最疼爱的女儿成为新娘,老实巴交的父亲只知道伤心难过,什么也做不了主,他们只有皮皮这一个女儿,当年母亲生下皮皮后,本想再给皮皮生个弟弟妹妹,可身体一直不太好,一直没能再怀孕,为此皮皮奶奶常常抱怨,是皮皮妈肚子不争气,婆媳之间常常争吵不息;奶奶也抱怨皮皮命狠磕掉弟弟妹妹,自己吃独食什么的……

    奶奶去世后,在家里皮皮母亲占有绝对地位,是说一不二的,皮皮母亲性格豪爽,不怕事。

    皮皮母亲只住了几天院就回家了,说浪费那钱没一点儿用,还不如在家忙忙该做的事,任皮皮和父亲哭着劝了多次也没用,只好回家了。

    回家后,母亲就紧锣密鼓地给皮皮找对象,几乎动员了所有的亲戚朋友,大家看她拖着个病身子,所以也热情地为皮皮牵线搭头地帮忙物色合适人选。

    相了多次亲,最后由母亲一锤子定音,确定下一亲戚介绍的在乡镇科室上班的杨姓小伙子,这个小杨弟兄四个,他最小,三个哥哥已成家立业,父母快六十岁了,也急着让小儿子赶紧结婚生子;再说皮皮母亲看上了小杨弟兄多,对以后照顾老人方面,能让自己女儿减少些负担,再说小杨也是考学出去的,所以非常满意。

    其实皮皮和小杨尽管以前不认识,因在不同乡镇长大,小杨比皮皮大四岁,以前是不认识的,但接触了两次,谈话也比较投缘,特别是小杨常常把她看成小妹妹似的,什么事都耐心地给她讲……

    让皮皮感动的是小杨从来没有因她没工作而表示一点不满意,还热心地劝皮皮不要急躁,说上班不是重要的,在家好好照顾母亲才是应该去做的,别到“子欲养而亲不待”时再后悔……

    两个月后,皮皮和小杨走进了婚姻殿堂,尽管在小杨上班的镇上有新房子,可才买了半年,担心新房子对身体不好,一直没有住。

    也许是觉得大事完成了,皮皮母亲的身体一下子瘫倒在床上几乎下不了床了。皮皮为了照顾母亲,结婚几天后就一直住在母亲家,多数时间小杨下班也去那儿吃饭睡觉,陪皮皮照顾母亲,时间长了,皮皮公婆还是心里有些不舒服,觉得两个月几乎看不到儿子儿媳的身影。

    又过了一个月,皮皮母亲就去世了,丧事办完了,皮皮由于伤心难过,每天吃饭时吃一点点儿就不想吃了,皮皮也想找个工作,换换环境,可又发现自己已经怀孕了,医院检查还说是双胞胎,皮皮父亲说什么也不让女儿出去工作了,小杨也劝她在家好好养胎吧。

    于是,皮皮住在了婆婆家,由于孕期反应较大,几乎吃什么吐什么,那些日子,婆婆每天做五六次饭,让皮皮吃,皮皮父亲一人在家,觉得太孤单,也经常去看皮皮,去了就和公公一块儿喝点酒再回去。

    有一次,皮皮父亲喝着酒,说“你们一家人都要听我家皮皮的话,她可是你们家的功臣,给你们家怀了双胞胎,这要受多大的罪啊,每天要鱼啊肉啊招待好,营养要跟上啊。”

    皮皮婆婆一听,觉得是不是说自己没有照顾好儿媳妇,就意味深长地说“他大叔,你看不见我们一家人都当神一样敬着你闺女,我一天到晚地做饭做菜,你问问你家闺女打结婚起给我们家做过一丁点儿活吗?”

    皮皮在院子正呕吐的难受,听到这些话,气呼呼地进了屋,大声说“哎呀,你们是吵吵什么啊,不嫌累,不嫌烦嘛!”

    婆婆接过话茬说“什么都不干,累什么;什么也不操心,烦什么……”

    于是大家七嘴八舌地争吵起来,皮皮父亲一气之下走了,从此再也不去皮皮家了。

    小杨回来说了皮皮几句,皮皮也与小杨吵起来,婆婆趁机说“你几个嫂子也怀过孕,人家也没这样的,能吃能干的,哪个不是还去下地干活,生的孙子一个个不都是像小老虎似的,你自己骄里娇气的,别整天折腾这些人好吧……”

    皮皮当然不甘示弱,和婆婆你一句我一言的争吵起来,小杨在中间说谁也不听,心里慢慢地也有些烦了。

    皮皮好不容易挨到该生宝宝了,剖腹产生下了一对千金,婆婆尽管有了几个孙子了,可还是想要孙子,当看到两个孙女时,她脱口而出“人家都说要是有一个男娃多好啊!”皮皮一听,立即反驳说“我生的女儿我喜欢,管别人什么事,少在我面前嘟嘟……”

    后来因为孩子洗澡、穿衣、喂奶等方方面面的事,由于婆婆和皮皮之间的矛盾及代沟问题,常常三天两头的吵吵,开始小杨还劝劝,后来就听之任之了……

    在孩子一岁时,小杨和皮皮带着孩子去了镇上住了,一开始,婆婆去跟着看孩子,可总是管着皮皮做什么饭菜,买什么衣服都要听婆婆和小杨的,婆婆还振振有词“论辈分,你是媳妇;论挣钱,你一分不挣,就好好地照应孩子吧……”皮皮实在是受不了,就对婆婆下了逐客令“我不需要你看孩子啦!你走!我自己累死饿死也情愿……”

    婆婆真的离开了,皮皮赌气一人照看着两个娃娃,整天忙得晕头转向,家里也乱七八糟,小杨每天下班回来,立即收拾、做饭,两个人几乎没有了以前的恩爱,谈论的也是孩子的吃喝拉撒睡,特别是孩子生病时常常两个一起来,孩子难受哭闹,大人心里也烦。

    一次孩子生病,皮皮打电话给小杨,小杨正开会离不开,晚回了一会儿,夫妻又争吵起来,孩子也吓得哇哇大哭……

    慢慢地,小杨回家时间晚了,常常说加班为了多挣些钱,一开始皮皮相信了,可有一次,小杨参加同学聚会回来后,感觉他对自己更加冷冷淡淡,更让他伤心的是,一天夜里,他在说着梦话“小晶,别怕,我就是喜欢你……”正巧皮皮给孩子盖被子,气的猛地推醒他兴师问罪,自然小杨不承认,于是半夜两人就争吵起来。

    这样不冷不热地又过了两年,小杨突然辞职到县城和一开工厂的高中好哥们帮忙做生意去了,皮皮觉得他应该和她商量一下啊,尽管钱比在单位上多得多,可皮皮感到了更大的危机,县城离家远,自己更鞭长莫及管不住他了;可又没有什么好法子让他回心转意。

    眼看孩子上幼儿园了,皮皮想让孩子去县城上,小杨不赞同,说没必要花这么多钱在县城上,留点钱后来上小学再去县城吧;皮皮想想也有道理,自己这些年又没能上班,自己父亲那边后来也要照顾,也需要花钱的,所以就照顾孩子在镇上上了幼儿园。

    又是三年过去了,放暑假也一快一个月了,开学孩子们本该进城上小学了,可这时,小杨提出了离婚,说他们之间没有感情了,说房子,还有存折上的15万钱都给皮皮,孩子一人一个照顾,皮皮一听立即和小杨大吵特吵,可小杨根本就不回家了,也不愿与皮皮见面了……

    几个不眠之夜之后,看着床上两个天使般的女儿,又想到孤零零的父亲,皮皮终于接受了现实,自己拿定了注意,与其这样闹来闹去,不如自己放手好了,这些年,自己就是围着孩子转,几乎和同学朋友都失去了联系,心里还整天患得患失怕失去家庭,可到头来,命运非得逼着你走这一步。

    几乎一夜无眠,第二天,她早早起来,叫醒两个孩子,三个人都穿上最好的衣服,吃罢早点,坐车进城,直接找到小杨的办公室,小杨还没有来,于是皮皮领着两个孩子在工厂小花园里转转,突然,隔着花草,他听到小杨和一个女人的说话声,听起来很亲切的语气,她心里稍微一震,但接着搓手镇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拉着两个孩子快步走出了花园。

    “爸爸,爸爸!”两个孩子看到小杨一起喊起来,小杨猛地一惊,但看到神态平静的皮皮,对身边的一个二十五六岁的女子说“小方,你先去整理材料吧,我和孩子说几句话。”那个女子笑着说“哦,好吧,原来是嫂子和两个小可爱来看你了。”

    “你怎么来了,我说过了,我们之间已经不可能了……”小杨边和女儿玩着,边看也没看地问皮皮,皮皮咬了一下嘴唇,下定决心坚决地说“是啊,我来告诉你,我成全你!但我们今天去照一张全家福,陪孩子吃一顿饭,陪孩子去一次公园。”小杨听了说“你知道我今天不休息,别再添乱了,我领你们照完像,你们就回去吧。”

    说着,就领着两个女儿笑着说“星星,辰辰,爸爸带你们去照相。”皮皮跟在后面心里五味杂陈……

    正巧照相馆离这儿不远,一家人走进去,老板热情地接待了他们,于是拍了两张全家福,和一张姐妹俩的合影,老板问“你们大人也合影一张吧。”皮皮忙说“谢谢老板,不必了,以前照过很多了。”小杨看看皮皮,脸上有了一丝丝愧意。

    后来,皮皮和小杨办理了离婚手续,皮皮舍不得两个孩子分开,一起养育两个孩子,她把父亲接来,父亲也心疼自己女儿,可皮皮劝慰父亲说“爸,不要难过了,该走的留不住,我咬牙活着也照顾好您和孩子,我们一定不要再分开了。没有过不去的事……”可说着自己也掉了眼泪。

    小杨半年后就结婚了,不是那个叫小方的女孩,是他的同学高晶,高晶前几年离异了。

    皮皮让孩子在镇上中心小学上学,自己又在父亲责任田里,进行大棚养殖蘑菇,因为以前父亲养过,买了一辆电动三轮车,到放学时就去接孩子,孩子上学后就去地里忙活,父亲也一起帮忙干,后来皮皮就掌握了技术,第二年又找了两个帮忙的,父亲只做指导,负责记账什么的,皮皮联系卖家,有时也在网上卖,三年下来,已经赚了不少钱……自己也没想到一个文秘专业的女子,竟然和大棚紧密相连了……

    皮皮在这几年也真正坚强起来,性格也活跃起来,在微信上的语言也是金句不断,两个女儿也很懂事聪明,还懂得感恩,喜欢唱歌,慢慢地,皮皮也喜欢唱歌了,一次家长会上,皮皮和两个宝贝一起上台做亲子表演……当大家知道皮皮是单亲家庭时,都为她付出的努力深深感动了……

    是啊,正如皮皮所言“咬牙活着,唱着……”人生的路还很长,相信皮皮一定能坚强地走下去!也相信皮皮一定会遇到自己的幸福伴侣,因为命运不会辜负任何人的努力……

    相信明天会更好……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