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中文网
全民中文网欢迎您!这是老百姓心中的文学舞台,实现全民阅读、全民写作的梦想!!
全民中文网 > 散文诗词 > 老师拽坏学生衣袖

老师拽坏学生衣袖 文 / 丁照清

    我师专毕业第一年,分配到家乡镇上一所小学,我们附近几个村子的孩子都在这儿上学。

    当时我任教五年级语文,班上尽七十多个孩子,其中有个最调皮的孩子马吉庆,是我们村马六叔的儿子,长着一张笑眯眯的大圆脸,浑身上下肉嘟嘟的,大家都叫他小胖。

    小胖尽管胖,可平时玩耍起来胖胖的身子又跑又跳的很迅猛灵活;尽管脸上笑容满面,可几乎三天两头因调皮捣蛋被他父亲马六叔教训,马六叔脾气暴躁,动不动就打,可小胖还是照样调皮……

    小胖虽然名字是“吉祥”,可家庭环境却令人堪忧……

    马六婶是个智力不太正常的女人,几乎什么也不会做,也几乎不与人交流,后来慢慢地会做一点简单的饭菜,自己照顾自己都是个问题,更别说教育自己孩子了。

    小胖下面还有一个三岁的妹妹,也是小胖奶奶给照顾着;奶奶身体不好,又能骂人,儿媳呆呆傻傻,孙子调皮捣蛋,孙女幼小,所以家里整天也是骂声不断,马六叔忙了地里忙家里,对小胖的教育也大多也是简单粗暴。

    记得一天下午第一节课是语文,刚上了十多分钟,当时我让孩子们在默写课文,我突然发现小胖穿了一件长袖上衣,其他同学都是短袖的,哎,一定是自己胡乱穿的。

    我发现小胖的头低的厉害,一手托着腮帮子,一手握着铅笔,看来是钢笔又找不到了吧。小胖头脑还是比较聪明的,反应也灵活,但就是调皮不学习,整天丢三落四的……

    这会儿默写,一定是很多不会的字,是不是低头在思考……我点了他的名,让他坐正身子,可他一动不动;我又让他同位推他一下,可还是没有动!我有些生气,脑子里浮现出他母亲呆滞的目光和他父亲疲惫沧桑的脸,我快速走过去,喊道“马吉庆!”可他竟然还是岿然不动!

    我用劲拽扯他的衣袖,当然只是拽衣服,可谁知他的上衣肩缝线下面开了缝隙,我又一拽,“刺啦”一声,袖子几乎快从肩部掉下来了,我也大吃一惊,周围几个同学也用手捂着嘴小声地笑起来……

    “你看你默写的什么!还没写两行,就有好几个错字!别人都写了半页了。”我拿起他的练习本,大声说,可眼睛却看着他耷拉下来的衣袖,不知该怎么办才好,我毕竟才毕业两个月,遇到这样意想不到的事,没有一点经验,心里确实有些慌乱……

    小胖迷迷糊糊地抬起头,嘴角还留着口水,说“可我做梦我都会写啦……”大家一听,轰然大笑;原来他是睡着了!竟然还冒充低头沉思状,还大言不惭地说做梦了!

    我心里又气又怕,气的是小胖调皮不学习,怕的是今天衣袖被老师拽怀,回家他一定是挨打挨骂!

    想到这些,我内心深处不觉同情起小胖来,我语气平静起来,说“小胖,放学后在办公室等我……”学生一听我在课堂上喊他“小胖”也有些惊奇,有些人小声议论着什么,我大声说“好好听课!”

    剩下的半节课,我心情复杂地讲完了。本想回到办公室,向高老师借针线给小胖缝一下衣袖,高老师家住学校,我可由于虚荣心,怕老师们笑话我不会管理学生,就没有说出口……

    接着又上其他课了,我坐在办公室边改学生默写的作业,边想着小胖的学习……

    接下来是卫生大扫除,快放学时,我赶紧去教室,看到小胖在教室里一个角落拿着语文书,读一会,合上书背一会儿;我很吃惊他的这会儿的表现,可让我更吃惊的是,他一转身,我发现他那只被我拽怀的衣袖竟然荡然无存!天哪,这可咋办!

    我心里七上八下地走过去,问“小胖,你的那只袖子呢?谁要你弄掉的?”

    小胖又笑眯眯地小声说“没事的,老师,这样更凉快……”我气的的真想发火,可又不能,袖子都不见了,我再发火怎么给家长交代……

    一边的两三个同学也围过来,有的说“老师,下课时人家玩沙包,小胖捣乱……”;有的说“老师,小胖刚才说今天他要把课文背下来,谁能相信他,他尽说谎话……”

    我又问他们看到小胖的衣袖没有,都说没有,小胖也委屈地说“我下课跑着玩时,不知谁给我拽掉了,我也没看见掉哪儿去了……”

    我一听,心里更没注意了,我只好说“小胖,老师管你也是为你好,……”不等我说完,小胖忙说“老师,你只是拽的我的袖子,又没拽我的肉,再说拽也没事啊,我爸不是尽打人吗……”

    我低头想着放学后是不是去小胖家解释一下,可一抬头,小胖已不见踪影,一会儿孩子们也都走尽了……

    我回到办公室,老师们也都回家了,我想着今天的事儿,头突然疼起来,我在桌子上趴了一会,好一点了,怎么办好呢?是先回小胖家?还是先回自己家,让母亲拿拿主意,可又怕母亲训斥我不会办事儿,左右为难……

    我骑上自行车,想着还是先回家吧,实在不行就央求母亲和我一块儿去小胖家……

    刚到家门,就听到大嗓门的母亲在说话“哎呀,二妹子,看你说的,都是我家清清做的不对,那别打小春了。”

    我正纳闷着,班上小春(也是我村里的)突然从我家屋子出来,走到我面前,小声说:“老师,对不起,我拾了小胖的袖子,我没有交给你……”

    哦,袖子找到了!我牵着小春的手说“小春,别哭,找到就好……”进了屋,小春母亲忙着给我道歉,原来是小春在课间玩耍时看到了一个衣袖,知道是小胖的,可她想做个沙包,在家找不到布料,就想拿回家,用这衣袖做……当她央求母亲给她做沙包时,母亲一看小春拿回一个袖子,问清了怎么回事,很生气,把她训骂一顿,急忙拉着孩子到我家来说明情况了……

    正说着,小胖奶奶领着小胖和他妹妹也赶来了,不见其人先闻其声“老师啊,这个坏小子,你以后该打就打,该骂就骂……”

    我们几个人赶紧迎出来,看到小胖还是穿着那件衣服,只是另一只袖子也不见了!“闺女啊,你不要怕,你做的对,这坏小子,不好好上学,还敢睡觉,你该使劲地打……拽坏袖子怕什么,再说他那件衣裳是上次爬树撑坏了肩缝,不怨你……我把另一个一袖子也给他剪掉了,当短袖穿,他去年的小了,穿不上了,臭小子,咱吃的不好就长膘……”小胖奶奶看着我,拉着我的手没完没了地开导着我……

    母亲忙着倒水让座,也说着一些客气话,小春母亲也跟着又把小春的事儿说了一遍,奶奶听了笑哈哈地说“你看,我也把这衣袖拿来了,小胖说人家都不喜欢给他玩沙包,说他一次也没带过沙包,只用别人的;我人老眼神也不好,他妈又憨成那样,哎……你兰婶会侍弄机子(缝纫机)用这个袖子帮忙做几个沙包吧,做好装写沙子就行啦……”说着从口袋里掏出那个她剪下的那只衣袖……

    母亲接过袖子,一脸庄重地说“大娘,这事我保证做好,多做几个,让孩子们不用争,不用抢……”然后母亲又拉过小胖的手,疼爱地说“小胖啊,今后下课放学的时候,让你清清姐给你多辅导辅导,你全家人都想看到你进步啊,你多伶俐的孩子,要争气啊……”

    小胖还有点不好意思地走到我面前说“姐姐,不,老师,我放学前就背书了,他们都笑话我不会写,不会背书,不愿意和我一起玩……我想学好……我放学时也读书背书了……我也想得到一张奖状,刚才奶奶告诉我说要是我学习好了,妈妈的病也能好一些……”

    听着小胖的话,我们几个人心里都不好受,奶奶和我母亲已抹起泪,小春母亲也抱着小胖的妹妹说“娇娇也要学哥哥……”

    我心里更是说不出来的激动、感动,还有要改变小胖的豪情一起在心里升腾……

    后来,母亲买了布,给小胖做了一件新上衣,给娇娇做了一件小裙子,送给了小胖兄妹俩;小胖奶奶又给我家送来几斤核桃,她家院子里有棵核桃树,但一般自己吃的很少,收的核桃小胖奶奶都让小胖爸爸卖掉换钱,贴补家用……

    我也是每周几次地放学给小胖辅导,谈心,慢慢地小胖学习赶了上来,后来还当了小组长……

    后来,小胖上了初中,听说成绩一直很好……那时,我也离开家乡,去了外地的私立学校……

    岁月匆匆,时光荏再,二十多年过去了,当年的小胖现在早已是大学毕业,结婚生子,在外地家一家公司任领导职务,奶奶和母亲已去世,他本想把父亲接到县城一起住,可父亲不愿离开一辈子打交道的土地,小胖就抽空回家看看父亲,有时父亲也去他家住几天……

    是啊,人生之路,有风雨有坎坷,但也有爱有温暖,有努力有拼搏……

    祝福所有热爱生活的人们在追梦的路上永不放弃,实现梦想!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